当前位置:首页 > 成长见证
目耕缘读书网 · 成长见证

荷(文/马建华)

2019-09-30 11:09:38  来源: 浏览数:

 荷.jpg


炎炎夏日,最惬意风雅之事莫过于临水赏荷了。站在河、湖堤岸之上,碧绿的荷叶、缤纷的荷花近收眼底。微风过处,碧波涌动、花姿婀娜,清香远溢,不禁令人心生凉意,暑气渐消。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彼泽之陂,有蒲与荷。” 早在《诗经》中就种植荷花的记载。从最初的单一品种,经过几千年的培育发展,现有荷花的品种越来越丰富,已达200多种。花色也越来越丰富多彩。有淡雅清新、有富丽典雅。有简洁的单瓣也有繁复的重瓣。最多的复瓣重重叠叠可达三千多瓣,花朵绽放,灿若盛开的牡丹、芍药,但比牡丹、芍药更多一份清雅、高洁。   

荷花又被称为凌波仙子,出水芙蓉。亭亭玉立于万绿丛中,卓而超群,袅娜娉婷。品质高洁、清丽脱俗,被历代文人墨客所喜爱欣赏。周敦颐的《爱莲说》、杨万里、白居易等赞美荷花的绝句,已是脍炙人口的咏荷佳作。《红楼梦》中也多有对荷的赞美。曹公把出污泥而不染的黛玉比作芙蓉。群芳夜宴,林黛玉抽中芙蓉花签,题为“风露清愁”。众人说“这个好极。除了他,别人不配作芙蓉”。晴雯死后,贾宝玉作《芙蓉女儿诔》,名为悼晴雯,实则为伤悼林黛玉。黛玉的冰清玉洁、不胜娇羞、风流袅娜,也只堪荷花才能与之相配。黛玉的才情、品格冠为群芳之首,那荷花自然也被众人所推崇。     

 国人爱荷已深入骨髓,我便以为,世人也皆喜爱此君,想当然的以为无人不爱荷喜荷,以至于在一次茶艺理论考试上出了洋相。考试的题目是:日本人禁忌荷花,在做茶艺展示时,不能摆放荷花。我理所当然地判断为错误。理由是:日本和中国一衣带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爱荷喜荷,日本人岂有大不同的?让我大跌眼镜的真实情景却是:日本人把荷花当作丧花,因此荷花是日本人的忌花。唉、好吧,有朝一日有机会去日本,定要当面问问他们,何以竟至于把这高洁、美丽的花儿当作丧花?真是匪夷所思! 

 众人爱荷皆爱荷的风姿卓越、鲜艳明媚。我则更觉人与荷相映成趣才最美妙。“兴尽晚归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李清照的《如梦令》描写了一副生动的画面:日暮时分,游玩尽兴而归的少女,驾舟驶入盛开的荷花丛中,言笑宴宴,声动鸥鹭,翩然飞舞。少女烂漫、娇羞的面容和明丽娇艳的荷花相映红。这样的画面实在美到极致。   


用荷花做最有情趣之事的莫过于《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之妻—芸娘了。芸娘,被林语堂称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芸娘依据荷花朝开暮合的习性,在夏月的傍晚,将茶叶用纱布包好放入荷花花蕊中,夜晚荷花闭合,茶叶被荷花环抱,沾满荷花的香气。晨起,待荷花开放,再将茶叶取出。用天泉水冲泡,香韵尤绝。不禁令沈复拍案叫绝,记录在《浮生六记》中。现在读来,荷与茶的香气,依然氤氲袅袅,拂面而来。

在冰心的笔下,她则化身为含苞待放的红莲,母亲是为她遮挡风雨的荷叶。她说“母亲啊,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您,谁是我在无遮栏天空下的荫蔽?”而如今父母则已是垂垂老去的莲蓬,我多希望自己化身为一株荷叶,为他们遮风挡雨,成为年迈的父母在无遮栏天空下的荫蔽!

马建华,目耕缘读书会书友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