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目耕缘书评
目耕缘读书网 · 目耕缘书评

苦难中的责任与希望——读《鼠疫》(文/刘苗苗)

2020-03-27 10:47:24  来源: 浏览数:

 苦难中的责任与希望

——读《鼠疫》

 

刘苗苗

 

《鼠疫》是由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尔贝·加缪在1947年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描写的是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阿尔及利亚一个靠海的省会城市阿赫兰的一次大规模的灾难——鼠疫。作者以第三人称的视角,描写了在这场历时十个月之久的灾难中,城市里的人们从最初的震惊、恐慌、恐怖,到后来的痛苦、挣扎、斗争。书中既有冷漠、逃避等消极的因素,同样也有责任、友情、亲情,在消沉绝望的心理层面之下依然包裹着的希望。

 于我个人来讲文中令人难忘的角色有医生里厄、外乡人塔鲁、记者朗贝尔、神甫帕纳鲁、公务员格鲁等……

5.jpg

书中人物性格鲜明,最重要的自然是里厄医生,面对这场鼠疫,里厄医生担起了自己肩上的责任,奔波忙碌,每天工作二十小时,他表面看来很冷淡,甚至有一种感情的麻木,但如此才能支撑他在疫期中每天繁重的工作。他坚信“看到瘟疫给人们带来的不幸和痛苦,只有疯子、瞎子或懦夫才会放弃斗争。”然而再强大的人(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也有快支撑不了的时候,当他目睹奥东先生的儿子拼命地顽抗挣扎最后还是被病菌吞噬的场景后,终于控制不住,更多的是无能为力。所幸他又站立了起来,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还有强大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亲情的力量来源于里厄医生的母亲,瘟疫要爆发之际,正好里厄的妻子因为生重病要到外地疗养,于是母亲过来照顾他的生活。里厄在整个瘟疫期间经常每天工作近二十小时,如果没有他母亲的悉心照顾,很难说里厄能够支持下来。就像何怀宏老师文章中所说:比生活的照顾更重要的,还是母亲对他精神的影响和支持。他总是能够感到母亲对他的深爱和心疼,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多少语言的交流,甚至他对母亲的关爱也渐渐产生习惯性的麻木。但是只要看到她安静的形象,他就能得到力量和抚慰。

 

 在这场战“疫”中,塔鲁无疑是里厄医生同心同德的朋友,他们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都认为一个真正的人应该为受害者而斗争。塔鲁积极组织志愿队,夜以继日地帮助他人,他觉得必须尽可能地斗争,而不该屈膝投降。令人感到悲伤的是,与鼠疫的战争即将取得胜利时,塔鲁却被感染了。塔鲁与瘟疫斗争的最后,文中是这样描述的:在他疲乏衰弱的脸上好像又出现了一抹微笑。这里面的微笑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为自己即将不再是鼠疫患者而感觉到解脱了呢?塔鲁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鼠疫患者,他曾对里厄说:“当个鼠疫患者相当辛苦,不过,不想成为鼠疫患者还要更辛苦……不想再当鼠疫患者了,就尝尽了疲劳之苦,除非死了才可能解脱。” 生前,塔鲁一直生活在极大的痛苦和矛盾之中,从不知道希望为何物,是否正因为如此,他才寻求神圣,试图在为别人服务中获得安宁?这最后的一抹微笑是否意味着塔鲁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自己所渴求的内心的安宁呢?

朗贝尔,一位临时来到这个城市的外地人,为了他的爱情和自由,他多次设法想要逃离这座城市,当最后终于有机会离开的时候,他却选择留下来。在他看来,要是只顾一个人自己的幸福,就这么走掉,他会感到羞耻。就像他对里厄说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值得人们为了它而舍弃自己的所爱,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我自己就像您一样,也舍弃了我的所爱。”在选择分担别人的不幸和享受自己的幸福之间,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同样的勇士,同样的感动,同样的责任,同样的希望……我们正亲眼目睹着,正亲身经历着。时代的不同会影响故事的细节,却保留了相同的本质:即疫情之下的责任、爱与希望,以及某些人性中闪闪发亮的光辉,正如加缪在文中所说的:人的身上,值得赞赏的东西总是多于应该蔑视的东西。

 书中的城市在漫长的疫情后最终解除隔离,迎来新的春天。我们也始终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相信我们的春天也要来了!

 

 

 (刘苗苗,目耕缘读书会淮农分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