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之道
目耕缘读书网 · 读书之道

致敬一棵树(文/丁碧岚)

2020-02-26 16:39:56  来源: 浏览数:

致敬一棵树

 

丁碧岚

 

11.jpg

 

单位院子里有很多大树,高大葳蕤,积极向上,美化着环境,给人以力量。每当我从它们身边路过,常会忍不住抬头仰望,驻足观赏,摸一摸它们粗壮的树干,粗粝的树皮,心中随即涌起一阵阵暖流。

这种情结该是源自儿时吧。那时老家院子的周围栽满了树,众树把农家小院捧在手心里,让我有一种别样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西边和北边都是挺拔的白杨,东边则不同,由一棵高大槐树和一棵壮实的枣树组成。每年春夏时节,槐树首先绽放一树洁白,芳香了全家人的清晨。待花瓣长得快要成熟时,我们欢快地搬来梯子,爬上墙头,不一会儿香喷喷的槐花就变成了篮子里的收获,变成了母亲的作品,继而成了农家小饭桌上的美味。

枣树可不是这么短平快,那是一曲悠长的磨炼你耐性和意志的“从前慢”,等待的日子里自然也充满了美好。暑气渐消的夏夜,大枣树下的一张小凉床上,深吸着叶儿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想象着甜甜果实的日益成熟,一家人其乐融融。“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贫困的生活竟平添几分诗情画意来。

树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伙伴,为我们提供赖以生存的氧气。生活中如果没有树的陪伴,那该会多么难以想象。它无声地陪伴我们,遮风挡雨,倾情奉献,一身碧绿如款款清波,滋润着我们的心灵。尤其是炎炎夏日,它用自己浓密的叶子为人们遮挡毒辣的太阳,那种勇于担当、不怕牺牲的精神令人感动。冬天则尽可能地抖落自己的叶子,把阳光更多一点地留给人们。她那壮实的树干,是最坚实的依靠,她那巨伞一般的树冠,是我们最温情的怀抱,她那无私无畏勇于向上坚韧不拔的精神,永远昭示着人们力排万难,英勇向前。

自有那些浪漫的诗人们,也喜欢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非常喜爱舒婷的那首《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当我仰望一棵大树的时候,时常会想起这首诗,耳畔传来那铿锵有力的文字,内心激荡起汹涌的热潮。木棉树又被称为“英雄树”,是南方的特产,我好像并未见过。据说它的花不褪色、不萎靡,很英雄地道别尘世,所以深受人们喜爱。做不了木棉,做棵香樟也挺好,我想。站在大树下,我还会想起另一位作家,那就是三毛——“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时光飞逝,不觉她已离世快30年了,那个充满才情与传奇色彩的像空气一样自由的女神,希望她如今能够遂愿吧,变成一株她所喜欢的树,不用四海流浪,而是如她笔下那样,“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正是因为喜欢,所以会去琢磨,于是注意到了一个词叫“安详”。或许,女作家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充分表达了个人的希冀,达到一种理想的状态,也或许考虑到诗的韵脚,而用了“安详”这个词语。她笔下的这只是平原上公园里的大树了。怀揣着她的这首诗,走过祖国大江南北的一些地方,我看到了很多大树的那“一半”,它们的情形就与“安详”相去甚远了。

记忆难以磨灭的,是祖国南方那个叫“石上森林”的地方。在这片森林里,参天的树木,经年的岩石,湍急的水流,它们既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又不可思议地融合为一个整体。树冠俨然是一把把巨伞,彼此渗透,连成一片,树叶黑郁繁茂,几乎透不过一丝阳光。树干骨骼突出,坚挺执著,遒劲的树根像巨大的鹰爪,箍住脚下的岩石。那岩石似乎早已被树根同化,二者共同覆以厚实的青苔,如不细看,已经分辨不出彼此。

跳跃的浪花因着四季变化,或亲吻、或抚摸、或冲刷着它们。有的石头高出水面好几米,把大树高高地顶起。树根呢,却要努力地向下,可下面还是石头,还是水,但它相信,穿过这些障碍,一定会有它需要的泥土。尽管它的皮肤也很厚实,怎奈抵抗不了岩石的锋利,尽管它的根须也很顽强,可是水流的浸泡也会够它承受。

然而,这些树根就这么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地向下、向下,奋力汲取哪怕一点点营养。那合抱的树干需要它,那密实的树叶需要它,狂风骤雨山洪爆发的时候更需要它,它必须全力以赴,一分一秒也不能懈怠!

面对一棵棵这样的树,怎能不令人动容,肃然起敬?

 

(丁碧岚,目耕缘读书会理事、文学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