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之道
目耕缘读书网 · 读书之道

记忆中的湖水(文/梁俊清)

2020-02-26 16:41:54  来源: 浏览数:

         3.jpg

       读小说《蓝罐子》,看到这样的句子:“曾经,我们的整个世界以前都是蓝色的,无名的蓝色”。不知怎的,赛里木湖的蓝从记忆里跳脱而出。那令人怀想的蓝,如午夜降临前的秋夜,蓝得像深海的漩涡。

这是十月,八月假期里所有的美好都已远去,定格于时间的长河,可被追忆,或被久远的怀念。除了曾经的、极致的蓝色湖光,记忆中,冷冽而温暖的阳光、曾有的山色、花朵,明月,鸟鸣和清越的风声也都远去了。它们属于八月的赛里木湖,属于那段旅程。
总有比远方更远的远方。八月,暑假,新疆。跨过风光旖旎,壮观华美的果子沟,我们来到了赛里木湖畔。
在人间大美之前,人总是沉默的。
八月,阳光猛烈,照射在湖面上,闪现出钻石般的光芒。远望去,湖面风平浪静,宁静、空灵而充满神性之美。那是怎样一种蓝呢?蓝得令人心惊,湖水似绿又蓝,如发亮的蓝色锦缎,又似无瑕的翡翠。
若万物皆有灵性。那魅蓝、清邃应是赛里木湖灵魂的本色。走近它,更觉景色清幽俊美。只见那一片奇绝无比的蓝。天是蓝的,水是蓝的。蓝的刻骨铭心、惊心动魄。南风拂来,湖水澄波泛碧,伴着跳跃的阳光,追逐、嬉戏。湖水清可鉴人,水底有彩色的卵石,水似乎也不那么寂寥了。伸手入湖水,寒凉沁人。空气里,满溢草甸的牧草的芳香与湖水的清冽气息。渐觉寒意袭人,即使在这样的八月。
孩子站着湖边,望着湖水,沉静而无言,似乎连瞳仁都被湖水映成了蓝色。她这样安静,我想她是被惊着了。面对这样的辽阔,我想她小小的心也必将辽远,没有疆界。拿起相机,为她拍下照片。
在导游的讲解中,知道了关于这湖的传说,还有她另一个美丽名字——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这高原上这颗蓝色的眼泪,哀伤而凄美。竟让我想到德里克·贾曼的诗句:人生落幕前,以鲜花抵抗死亡。
信步于湖边,与湖水的蓝映照的是水草丰美的牧场,草甸上花朵遍开,如星星般闪烁在草叶间。牛羊悠闲而自在,慢慢咀嚼芳香的牧草。不远处,白色毡房错落,使这如画的美景更添诗意。远望湖的彼岸,雾霭飘渺,将远山晕染成浅淡的蓝灰,变幻莫测,如写意的水墨,神秘而悠远。在这样的八月,似乎也可想象它其它季节的样子,无论怎样都是惊人的美丽。
最爱到山水间去。凝视山水,便会感到幸福、松弛而妥贴。很想躺下去,躺地这松软清香的草甸上,或许可以像牛羊一样在打一个滚。念头奔突,蠢蠢欲动,但终囿于心里的樊篱,作罢。
湖边,有三两牧民牵着马,供游人骑行。于是,和孩子共骑一匹。牧民牵着马,我们在湖边与草甸上漫游。
马蹄儿藏在铃铛声里,轻轻敲开了湖面的涟漪,敲醒了晨昏的梦。马儿踏进湖水,溅起的水打在脚上,微凉。下了马,我拿出一个苹果犒赏马儿,牧民微笑着接下。
我们徜徉,我们留连不欲归,哪怕多一刻的停留。
若可允许想象,余生我愿,于这湖畔山下寻茅舍三间,一牛一马几只羊儿,一家人一茶一饭一日清闲。日出洗手做羹饭,日落执手看湖光、远山与夕阳。想来平生似无他好,唯有嗜茶、书而已。读书之余,坐而瀹茗;煎水之暇,起而读书,静默安然,守护自己心底的桃花源。若有这湖水草甸相伴,想来必是人生最快乐的、最美好的事了。
但我知道,一切美好的期许,最终都止于想象。想象里你觉得自己可拥有一切,但现世里,我们其实也并非一无所有。
凡事皆有定期,万物皆有定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相遇有时,分离亦有时。再见,赛里木湖。如果说八月是美丽的,你便是我最想遇见的惊喜。
如今的十月,我在中国的东南想念中国的西北,想念西北山地间的湖水。在这样的想念里轻读荷尔德林的《远景》,写下一些文字,暗自期许下一次的相遇。
“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
在那里,在那遥远的地方,葡萄季节闪闪发光,
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
森林显现,带着幽深的形象。
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
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
这一切都来自完美;于是,高空的光芒
照耀人类,如同树旁花朵锦绣”。
(梁俊清,目耕缘读书会书友)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