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影印象
目耕缘读书网 · 光影印象

【淮响·第五届】故所里的流年(五)(文/赵殿中 朗诵/徐在勤 张华琴 吉长虹 胡月英 陈敏)

2018-05-22 16:48:15  来源: 浏览数:
 
 

                                   

                                  (诵读版)

                                    赵殿中

 

 

 

最初的家的印象只是跟土地和草木有关,泥土和水掺上草屑用脚踩,搅拌均匀然后制成土坯作墙,砍几棵稍微挺直的柳树在河里泡几个冬天就是梁子,用稻草一层一层地覆着就是屋盖了。乡下的风大雨大,房子经常会为秋风夏雨所破,记得父亲不时地会把碎砖旧瓦甚至木棍扔到房上去,压住被风扯起的房顶。土墙要用麦秸沾上一层,麦秸光滑,雨水会顺着麦秸流下不至于渗透到墙里。虽然如此,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个房子摇摇欲坠,墙外面有好多木棍顶着,真不知道哪一天会倒掉,这个感觉一直伴随着我离开这所房子。

 

 

奇怪的是直到拆除翻建,这个房子依然没有倒掉。也许是父亲的守护吧,这是一股说不清楚的力量,坚韧细密而又持久。父亲的一生文弱而多病,但他与我同样文弱的母亲盖了这所房子,这所房子里养育了六个儿女,风吹雨打的我们一个个都长大了。四十年的春秋冬夏,天上不知道划过多少流星,地上又历经多少草木枯荣,那个风雨飘摇的老屋子里,于别人似乎凄风苦雨,但于我们何尝不是花样年华。那寒夜里有兄弟抱足的温暖,还有那清晨的阳光照在墙垛上,金光四射。

现在老屋已经不在了,但它的样子还在,在记忆里,在心里,在每一个有梦的夜里。也许,所谓家其实就是那一座老房子吧,那里面有血脉相连的父母,有曾经在一起的兄弟姐妹,有离别有欢聚,有快乐有感伤,有老去还有成长。无论是在记忆还是在心底,它都是一个不会消失的地方,它一直静静地在那儿,在某个地方,无声无息。

(赵殿中,淮安市人民政府法制办调研员。徐在勤、张华琴、吉长虹、胡月英、陈敏,退休职工。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