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影印象
目耕缘读书网 · 光影印象

【淮响•第五届】香蒲(文/张居祥 朗诵/赵梦倩、孙伟明)

2018-06-24 15:54:34  来源: 浏览数:

 

   

       小时候在乡下,七、八月间,时常跟母亲一起去割蒲草。有蒲草处,水深往往及腰,毒日头在上,人在水中,初觉清凉,时间一长,凉气砭入肌骨,容易得关节炎。割来的蒲叶曝晒在堤埂上,只需两三天,一堤的碧绿就变成了金黄。母亲把晒好的蒲草束好,担回家。晚间,月色照亮了村庄,一家人都在屋后的打谷场上纳凉,母亲就开始用香蒲叶编扇子,很快,家里七口人,人手一个,余下来的夏日夜晚,就会凉爽得多。有时也会编织蒲席,留着冬天用,下面垫下稻草,压实,铺上蒲席,然后再铺一层垫被,暖和极了。
       有一年,父亲从县城带回来一本《诗经》,读到《陈风·泽陂》那篇时,我有些惊讶,不曾想,遥远的时代,在那个叫陈的地方,香蒲居然如此的凄美:
       在彼泽之陂,有蒲与荷。
       有美一人,伤如之何?
       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记得同村一个长辈,名字居然就叫香蒲。我问父亲,他名字是否跟《诗经》中的这首《泽陂》有关,父亲说哪有什么关系,那时穷,每到三、四、五月份,青黄不接,没得吃,全村人都靠挖蒲根充饥过活。
       蒲根,小时候我也吃过,味道并不见佳。后来在淮安第一次吃到蒲菜,颇有些意外。一问才知道,淮城蒲菜并非香蒲,而是芦蒲,清炒之后,清香甘甜,酥脆可口,是淮扬菜中的名菜。
       现在,在城市的许多公园里,浅水中种植了许多香蒲,往昔的乡间野生水草,装点这些新生的城市,使得许多从乡下进城的人,还能寻找到一些乡村的影子。但乡村的野水荒湾,香蒲疯长,再没有人去采摘蒲叶来编蒲扇、织蒲席了。  

(张居祥,中学教师,“郑州小小说新传媒”签约作者,《课堂内外·高中生阅读》栏目专栏作家。赵梦倩,就职于楚州中学;孙伟明,就职于新安小学)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