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影印象
目耕缘读书网 · 光影印象

【光影笔记】苦心熬得良药否 ——且评《我不是药神》

2018-08-02 15:48:46  来源: 浏览数:
电影好不好,观众说了算。《我不是药神》甫一上映便大获全胜,美誉盆满钵溢。它赚足了电影票房,窜高了豆瓣评分,赢得了大众口碑,刷新了大众观念,更突现了文学作品的社会意义,成功引起了上至国家领导层,下至平民百姓的关注,以及大小媒体的舆论热议。
 
70.jpg
 
电影是一种特殊的文学艺术作品,它不仅直观地反映生活、浓缩生活,更让人们思考生活。且不说这部电影呈现的艺术效果、角色的塑造和演技如何,剧情是它最核心的竞争力,也是观众津津乐道之所在。故事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引发了无数人的共鸣,人们在为剧中故事哀痛的同时,也看到了现实中的悲凉与无奈。
这部叩问人性与良知的电影,是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片中主角程勇的原型陆勇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在网上被称为“药侠”“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他所代购的是治疗白血病的靶向药“格列卫”。现实中瑞士诺华的“格列卫”当时在国内售价23500元一盒,而印度的仿制药最低仅200元一盒,巨大的价差和保命的渴求使得不少患者铤而走险。电影中保健品店主程勇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总代理商——瑞士的“格列宁”4万一瓶,而印度仿制药最后只卖到500元一瓶。程勇也由此卷入了生活和法律的漩涡,他成了病人眼中的药神,救了无数人的命,但最终因触犯法律被判5年有期徒刑。现实中的陆勇在经历了一段时日的牢狱之祸后最终被无罪释放,电影的结局仍让观影的我们唏嘘不已。
《我不是药神》依托现实,更让人反思现实。中国进口药品的虚高定价问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程勇购买的印度仿制药在公安部门眼中是“假药”,在病人那却是实打实、吃得起的“救命药”。剧情折射的人间沧桑,法律和伦理的碰撞,不断叩问我国医药进口渠道的制度改革与完善。事件总是来得很突然,就在“药神”热映期间,上市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因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引起哗然大惊,而惊魂未定之时,该公司已流向市场的25万支百白破疫苗因“效价不达标”再度掀浪,同时被曝光的还有武汉一家生产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一时间医药行业舆情危机不断。一边是不计利益,为病危的人能简单地活着冒险寻找希望,一边是为追逐利益而集体丧失人性,漠视生命,祸害活着的同胞。其实,疫苗和药品的案例并不新鲜,只不过这一次,活生生的现实又一次给我们上了一堂严肃的警示课,震惊、恐慌、愤怒、谴责、呐喊……都在情理之中。生命尊严非小事,谁能保证自己和家人这么些年吃进喝进被注射进的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呢?
上世纪五十年代,德国默克药厂就向世人宣告了他们的经营之道:“医药是为了病人而存在,而不是为了利润而存在。利润只是随之而来,如果我们能牢记这点,永远不必担心没有利润。”陆勇2002年被查出患上慢粒白血病,开始服用瑞士进口抗癌药“格列卫”,几年内几乎吃空了家底,2004他改服印度生产的仿制抗癌药,并走上为病友代购之路,2014年被以“销售假药”起诉,2015年被无罪释放,2018年以他的故事为范本的电影上映,引发连锁效应。他们苦心熬制的这帖良药蕴藏了无数人的苦楚与期盼,凝聚了无数人多年的挣扎与坚韧,这条路走得实在艰辛,也实属无奈。程勇们和陆勇们当然不是药神,相信科学的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人难免会生病,社会也是一样。有病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无视疾病,是无药治病。现实也许离理想还很遥远,但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毕竟,能够正视问题、公开问题的确是一大进步。至于后续,诚愿如程勇所言“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
苦心能否熬得真良药?拭目以待。
(程桂练,目耕缘读书会理事、副秘书长、淮阴工学院分会会长、推广部副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