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影印象
目耕缘读书网 · 光影印象

【精读沙龙】《一出好戏》:人性即舞台

2019-03-04 09:41:49  来源: 浏览数:

 

从电影票房的号召力来说,黄渤主演的作品从来没有让人失望,但作为黄渤导演的第一部作品,《一出好戏》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在影片中,他扮演的依旧是众人眼中的底层人物,卑微可笑,不为人重视乃至于处于被欺侮的处境。如果从形象塑造的角度来说,黄渤仅仅是延续了以往的表演风格,并没有太大的突破,但从影片的表述方式来看,他或许填补了国产电影某类题材的空白。

电影作为一种可视化的艺术呈现方式,它常常被用来探讨各种情境下的人性。因此国外常有人设定在极端环境下,观察人类社会发展和人性本来的面目,比如《蝇王》、《大逃杀》、《饥饿游戏》等等。国内则鲜有此类题材,而《一出好戏》或许是一部不错的作品。

 

黄渤扮演的马进在现代社会中,是公司中最不为人关注的对象,生活窘迫,被同事嘲笑,心有所爱也不敢表白。公司出海团建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陨石灾难导致一行三十人被困荒岛,孤立无依,于是原有的社会关系统统归零,人性中“善”与“恶”的原始驱动力开始浮现,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卷入这场荒野求生的过程。

 

一开始,在生存危机下,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的导游小王很快成为团队的核心,他以驯兽的管理方式强迫大家参与劳动,并建立起以武力为基础的治理体系。在这个体系下,现代社会中原有的身份地位统统让位于暴力秩序,公司老总、中层干部都成为被奴役和指使的对象,导游小王、保安赵天龙等低层级的人员反而拥有了分配物资的绝对权力。这是荒岛时间的第一个阶段。

 

随着张总发现了触礁的轮船,并率领一部分人出走,荒岛时间进入到第二阶段。轮船上的物质应有尽有,人们暂时摆脱了生存的困境,解决了温饱问题,于是产生了商品交易,甚至还有了货币。在这个时期,张总的经济头脑让他成为岛上规则的制订者,拥有了绝对优势。而小王等原统治阶层,则逐渐沦为被剥削者,忍受借一还二的不合理规则,是为张总的经济治理体系。

 

作为现代社会的失败者,马进在这两个阶段,依然处于被欺压的地位,他和堂弟马小兴坚持要求逃离孤岛,却屡屡失败。支撑他意志的,是那张中了六千万,承载他全部希望的彩票。眼看着九十天兑奖期过去,离岛遥遥无期,马进的希望彻底破灭,却由此启发了他,于是荒岛时间进入第三个阶段。马进和马小兴利用自身的特长,为岛上带来了电,并将“希望”作为一种理念灌输给所有人,于是人人忘却烦恼,日日狂欢。马进和马小兴顺利掌握话语权,建立起了宗教治理体系。

 

在这部充满各种隐喻的影片中,人性中原始的“恶”始终是推动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这三个不同的治理体系,隐喻的正是人类社会不同的发展阶段,是一部缩编版的人类简史。暴力和欺骗,充斥整个过程,小王利用暴力处罚马进和张总抓鱼;张总利用通货膨胀不断降低扑克牌的购买力;马小兴则隐瞒有轮船经过的事实,并趁机占有张总的全部产业。见风使舵,出卖色相,拳脚相加……人性中的各种“恶”都在影片中有所体现。但是影片又是含蓄的,没有如国外的影片那样,直接展露真正的人性丑恶面,转而走向喜剧的方向,这无疑削弱了影片的批判性。毕竟真正的人类历史,比影片所呈现的更残酷。

当然,在这部反乌托邦的影片中,所坚持表达的,还是人性中“善”的力量。马进无论在失意或者得势的时候,都始终相信并坚持人性中“善”的底线,他坚持并相信爱情,在得知外面世界依然存在的真相后,即使冒着失去目前所拥有的全部权力,也毅然捅破迷梦。虽然他也有过迷茫,因为独自和马小兴逃走,就意味着他要放弃姗姗,放弃爱情。如果他将现实继续隐瞒下去,继续编造他们是人类最后的幸存者以维持自己的地位,内心又无法自洽。但正是这种迷茫,人性的“善”才显得无比真实。最终他放火烧了轮船,带领大家逃出海岛,并赢得了他所期望的爱情。“善”的力量压倒“恶”的本能,实现了人性的自我拯救。

影片中,王宝强的身份曾经是个驯猴员,猴子暗喻的是人类社会最初的状态,人性即兽性。而轮船所代表的意象是拯救。在西方创世神话中,带领大家逃离洪水,并帮助人类繁衍生息的是诺亚方舟。因此轮船是被拯救和庇护的隐喻。烧了轮船,意味着被拯救的希望破灭,人最终清醒过来,真正面对现实的大陆,脚踏实地开始新的生活。在现代生活中,彩票充当着诺亚方舟的角色,带给无数人被拯救的希望,世人陷于迷狂而不自知。只有希望破灭,才能在现实中找到生活的方向。

所以,《一出好戏》真的是一出好戏。

(刘冰,目耕缘读书会理事、文学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