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雪 乡 彭 智/文

2015-12-07 15:28:16  来源: 浏览数:

  在家乡,齐岳山上的天气,与山下是判若天壤的。每年冬季,山下忽雪忽晴,今日下雪,明后日便融了去,而山上却一直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白日里落在地上的尺许深雪,一夜间就已冻成了坚硬的雪地,有的年份,冻雪可达三月之久,至次年春月还难以化尽。

  腊月寒冬,山上的作物早已收毕,每家都储满了过冬的食物,人们每天的课业只是生火围炉,以待幽冷漫长的冬日。不过,对于外公来说,冬天并不是闲暇的日子,即便房檐已挂上几乎垂地的冰钩,树枝变成浑大厚实的琼花,老人家也要每日出门,直至傍晚才归。

  外公出门时,总会用长长的白布把脚紧紧地裹住,缠上青色头帕,披上土布大衣,取出一枝铁杆火枪挎在背上,叼着烟斗,然后就独自出门了。小时好奇,逢下雪,就会悄悄地跟在老人家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外公在雪上踏出的没过膝盖的大脚印,连滚带爬地往前赶着。外公自制的火枪,跨在背上,长长的枪杆高出人头许多,我们向来不敢靠得太近,只得远远地看他矫健地在雪地里穿林越野,像狼一样伏狩逐猎。四围出奇的安静,但见烟斗里悠悠冒出缕缕青烟,淡淡地映在广袤的白色雪原中。

  但凡雪霁初晴,阳光照得积雪晶光烁目时,山上的猎物就会出来觅食。麻雀、野兔、山鸡、豺狗、野猪,高山密林仿佛一下热闹了起来。外公着了长靴,踩着积雪,弯着腰向前行进着,脚下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在银光四射的林海雪原中,或在一块素净如棉的敞亮地里,总能看见一串串飞禽走兽的脚印,这一切都在外公的掌握中,老人家只要一瞥这些留在雪泥上的行迹,就能立刻判断出它们的去向,甚至离开的时间,然后皱了一下带雾凇的长眉,凝着双目,迅疾冷静地截了过去。不多久,就能看见外公从另外一个山头出现,火枪上悬着一只野物,在雪光中悠来晃去。

  外公出猎,有时并非为了寻觅野味。曾听外婆说,早些年山上更冷,动物们没了食物就会偷袭家畜,甚至小孩。每至冬天,山里云缭雾绕,荒村木楼危机四伏。院外密林,无数只狼眼昼夜窥视着屋舍里的一切,一旦大人们疏忽大意,在门槛外贪玩的小孩儿就可能被狼群转眼间叼走,豺狼过处,白雪上被拖出长长的红色血线,在远处被寻见时,已是脑肠遍地。而平日里出现最多的状况是,次日起床发现鸡圈里的家禽被尽数劫走,留在雪地上的仅剩一地鸡毛。据说,外公的枪法和高超的捕猎手段就是那时练就的,后来,外公挎枪便成了出门办事的一种习惯举动,比如去给苍莽的雪原里放养的马匹喂水,到冰铸如铁的山崖上采草药。

  虽然,外婆所说的关于狼吃人的故事已是过去多年的旧事,但凄惨恐怖的情形,于年龄尚幼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次心灵上的震颤。直到现在,山上仍有野猪出没,我们仍不敢一个人在野外逗留。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