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词赋满山(文/卫龙君)

2014-09-26 17:51:27  来源: 浏览数:

词赋满山

卫龙君

一万泉景区,位于天山北麓,兵团六师奇台农场境内,国家AAAA级景区。这里有天山北麓最好的草场,也是典型的哈萨克族的游牧区,保持着较好的原生态风貌。622-23日,终于来到了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李清照• 如梦令

 

乌鲁木齐距奇台农场223公里,奇台农场到景区还有50公里的山路。

闭着眼睛,心思和身体都随着大巴在颠簸。一万泉景区紧挨着江布拉克景区,所以经常弄混他们的名字。这种混淆,本应是江小鱼与花无缺,或者说是石中玉与石破天的那种相似,但却常常被认为是紫霞和青霞的彼此幻化。久远的记忆中也会有类似的紊乱,不相干的两个人、两件事、两个场景,莫名其妙地纠缠在一起,若不用心分辨,绝难梳理清楚。混混沌沌,如梦如真。

似睡非睡间,车子在一处山顶开阔的平台上停了下来。周遭是大片平缓起伏的绿草地,热烈蓬勃的小黄花和安然恬静的蒲公英遍布其中,虽然视觉呈现并非五彩斑斓,但是色彩搭配却是赏心悦目,恰如一匹初下织机的彩花库锦,萃取日月精华后,一枝一蔓、一花一叶中,无不透出一份鲜亮来。顺着短小木板铺就的小道穿越到尽头,沿着陡峭的草坡缓缓下行谷底。遍布砾石的小溪流从对面山坡蜿蜒而来,流水潺潺,波光粼粼。溪流左侧的草地上,仿佛才被耕耘过一般,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裹着泥土的青草块隆起地面,大若脸盆、小若瓷碗,五六亩地的面积上成千上万个列阵而待。导游告诉我们,每一个草块下都有一个泉眼,泉水外溢撑起了草皮,整个景区几万个这样的泉眼,这便是一万泉的由来了。向左顺着泉阵边缘转过这一处山坳,眼前募然惊艳绝伦:视野上方是浩瀚的蓝天白云,中间是山坡顶端顺着山势而行的墨绿松林,下方是从山顶一路绵延脚下的青青草场,倾泄而下的碧水凝固了一般,美得令人窒息。再加上那成群的绵羊和骏马,直教人怀疑这是一副本应属于天庭的画卷,哪个神仙打开了卷轴却遗忘在了人间?

试探着靠近马群拍照,却惊得那些马儿疾步散开,像是李清照笔下的“惊起一滩鸥鹭”一般。说起李清照,她的《如梦令》应该是这个词牌中最为著名的两首了。相较“应是绿肥红瘦”而言,我更喜欢这一首,几个片段,就把一个了无心思、怡然尽兴的青春场景勾画出来,让人不自禁地去回想自己年少时的美好时光:春雨迷离中举着小风车尽情奔跑,夏天放学后与小伙伴在门前的柳树林里追逐嬉戏……人的文笔是与心境紧紧关联的,就像她其后的词,无不映衬出她坎坷的经历和满心的凄苦。

我们也一样,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目光已经不再清澈和无邪?我们的心里已经不再清爽和明朗?我们总是怀念,我们从未反思,内心始终向往,行动却在背叛,我们一直在矛盾中怅然前行着。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鹊桥仙

 

集体生日晚宴结束时分,已是暮色四合了。

音乐广场是北面坡顶的一个正方形平台,临崖而建,远眺和俯瞰隐约可见的远山和草坡,那种夜色苍茫中的不可捉摸和难以把握,凭空多了几分廖远和神秘。广场正中是一个方形的台面,上面立有一个三足的鼎状物器,里面几十根一米多长、胳膊粗细的木头,被几道铁圈箍成一个略有松散的圆柱体来,那里将燃起今天晚上的篝火。广场四周的长条椅上三三两两的坐了人,其他游客也不断地走了过来。

最后一抹晚霞消失在天边的时候,篝火晚会开始了。篝火,我猜想应该是原始社会的先民用来庆祝狩猎成功的一种方式,远古至今都用来体现人们欢愉的心情。最早接触“篝火”这个词,是小学四年级的课文《大森林的主人》,那个猎人在阴冷潮湿的森林中用弹药生起的那堆篝火,燃烧的火焰一直映照在我的脑海,特别是那篝火烤熟的松鸡的诱人香味,缭绕鼻尖二十多年不散。两个尊贵的客人接过长长的火把,像是举行一个虔诚的宗教仪式,慢慢地伸向那些竖立在那里泼了柴油的木材。火苗“腾地”窜了起来,随即便化作一团熊熊大火,在微微夜风中摇曳闪烁。人群沸腾起来,伴随着音响播放的歌曲,自发地围绕着篝火欢呼起舞。集体狂欢行为是有着无尽感染力的,无论外向内向、豪放矜持,无论尊卑长幼、熟悉陌生,全都统统放在了一边,加入进来,欢声笑语,载歌载舞,一片良辰美景、今夜无眠的欢乐时光。每逢这种热烈的情形,都会有一份落寞在心里悄然滴落;每逢这样欢快的场面,我都会刹那间想起家人来。是的,我总会想起来,此时此刻,若是你们也在,那该多好?这样的情绪,像那水乡秋晨的雾霭一般,一丝丝、一缕缕,扩散开来,无法停止。

静静地离开了人群,慢慢地踱出了广场。点燃一支香烟,独自走在细密柔软的草地上,感受着夜风习习。一轮圆月升起在东边的天空,周围云海连绵,几颗星若隐若现。此时此刻,侵入我脑海的全是那一句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我想,这大概源于我对明月根深蒂固的美好记忆。应该如此。譬如1999年的初夏夜,前往官塘的那条小路上,看到远处初出地平面的硕大的半个月亮,那甜美的感觉,14年来清晰如昨。

是的,人的感觉总是与内心紧密相连的。就像秦观,虽然颠沛尘世,被王国维《人间词话》评为“少游词境最为凄婉”,但我却从这首《鹊桥仙》中读出了他对美好的肯定和希望。凄婉,只是秦观诗词外在的风骨,从容,才是他内在的魂魄。我们也一样,不为红尘遮眼,不被草木羁身,才能真正做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西江月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辛弃疾•西江月

 

篝火渐渐暗淡下来,喧嚣两个多小时的人群也慢慢散去。

正打算回房间休息,被几个同行者拉去吃宵夜。已是午夜,颇有几分寒意。远处的路边,只有一家饭店亮着昏黄的灯,长长的烧烤炉炭火未熄,灰扑扑的木炭间明灭不定,倒为这深夜多了几分温暖。没有其他客人。我们十来个人围着方桌坐下,蒜泥黄瓜、油炸花生米、凉拌牛肉、大盘鸡等一道道菜肴端了上来,烧烤的烟雾也随着香味飘了过来,弥漫在周围,大家开始端着啤酒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了。这样的画面,多么的熟悉。七八年前,似乎每一天晚上都有这样的场景。那时年轻,一群年龄相仿、无话不谈的朋友和同事,总有时间半夜来到烧烤摊,啤酒烤肉间嬉笑怒骂指点江山。我总觉得,这样的时刻去吃烧烤喝啤酒,并不是为了吃多少、喝多少,而是大家喜欢这样随意亲密的氛围和感觉,人与人的关系在无形中被拉近了许多。

夜已深,我和一位长者去送几个住在远处的医生。夜色浓郁欲滴,连绵的山脉模模糊糊只能看到个黑黢黢的轮廓,静默地伏地而卧,像是一只忠实的神兽守护在身边。风穿行在树木丛林中,山谷的松林和路边的树木,随风微摇,呼呼轻响。山路高低起伏,身后的月色在我们面前的道路上投下长长的、淡淡的影子来,随着步履的迈进,隐隐约约看不真切。草场的气息,飘散于天地之间,清新透彻,无所不在。一行人不疾不徐地散着步,低声地交谈着,轻松而又愉悦。

这样的夜晚,不属于“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李煜,不属于“今宵酒醒何处”的柳永,不属于“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晏殊,他只属于“清风半夜鸣蝉”的辛弃疾,一袭青衫,负手而立,宁静祥和清越安雅。辛弃疾,这个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思想和体魄同样强健的男子,大多数时候为我们呈现的都是“横绝六和、扫空万古”的气象,譬如“醉里挑灯看剑”,譬如“天下英雄谁敌手”,譬如“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等等,《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所描绘的时刻并不多见。我想,这时候的他,心思一定是平和而博大的,收敛了豪放的一面,展示出恬静的风致,境界从一座高峰转到了另一座高峰。

 

浣溪沙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纱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凤来蒿艾气如熏。使君元是此中人---苏轼•浣溪沙

 

夜半,风雨交加,山风怒吼撞击着一切。翻个身,在呼啸声中继续入睡。

雨后山区的清晨更为靓丽,天幕蔚蓝如洗,白云飘逸如仙,远方雪山清晰可见,近处青峰苍翠凝练,脚下绿草柔软如毯,一块灰色巨石上“一万泉”三个大字的鲜红色,更让整个景区的色彩飞扬起来。

开始启程返回了,每有壮美秀丽的景色,大巴总会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随时停下来,让大家去投入自然的怀抱,尽情地亲近感受,采风摄影。有一张照片,上半部分是遍布了洁白云团的蓝天,下半部分是碧波荡漾的绿草,近处草地上散落着点点的黄花,中间天幕与起伏的草原交界处左侧,是三五株墨绿的松树,蓝、白、墨绿、油绿、黄,仅仅五色便勾勒出一片空灵来。有一张照片,绿草环绕的山谷中,八九户院落,几十只牛羊,袅袅炊烟升起,营造出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令人遐想着那里的人家是不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大巴走走停停。右侧山坡遍布的红花奔放热烈,迎风招摇,一行人纷纷步入花丛中留念。我们几个看着为时尚早,便攀坡而上,经过十几分钟爬到了坡顶。抬望眼,立起身,一股清爽扑面而来:从脚下到谷底,从谷底到对面的山坡,全是排列整齐的麦田,一块连着一块,秧苗挨着秧苗,千军万马,列阵待发。同样是绿色汪洋,麦田较之草原,更多了生命的活力,更多了精神的灵性,更多了对于未来的期冀和希望,给人的启发是朝气蓬勃、昂扬向上的。

对于麦田,我们这些农村孩子出身的人,就像苏轼笔下的“使君元是此中人”一样,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从麦子播种下去,到长出秧苗,到遍野绿色,到满目金黄,麦田生长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我们都了然于胸、如在眼前,心中对儿时的农家生活永远有一种怀念和留恋。只是没有想到,苏轼也和我们一样,对田园生活和归耕桑麻也有着这般的向往。更没有想到,苏轼的这首《浣溪沙》是他在与王安石政见不合、外放于徐州之时所作,这,需要怎么样的乐观与旷达?

人生如同诗词,只有平淡没有起伏是索然无味的。人生本就充满了风雨和坎坷,没有历练的人生是不够精彩和完整的。只是,前提是我们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这样才能在无端闲置或壮志难酬时有一份淡定与豁达,才能真正去提升人生的高度、拓展人生的宽度。

一起修炼吧,让我们有静气、更从容。

(卫龙君:目耕缘读书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