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威尼斯女王 李沐/文

2017-10-30 09:19:21  来源: 浏览数:

  

威尼斯有一个华丽而霸气的别称——“亚得里亚海女王”。远在一千五百年前,女王 就在亚得里亚海(地中海东部海域)的淤泥岛上辟土而立,逐渐繁荣起来。据说是意大利北部人民为了防止蛮族的入侵,就在距离海岸不远的淤泥岛上打下一根根松木桩,再在松木桩上铺上当地特有的致密石板,以此为基,建造水城。来自山野平原的松木桩不断嵌入淤泥岛中,石板逐渐覆盖了道上每一寸泥泞的土地,就这样用千年时光,亿万松木拱簇下,女王的长袍逐渐丰盈、华丽。

    进入威尼斯岛上之城,所有游客都需要乘坐中型客轮才能进入其中。很巧的是我们所搭乘的客轮上,有一半是中国人,耳边居然想起了中文介绍,起初真的不在意,听得理所应当,直到同船的老外们提出了抗议,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如此“优待了”。

    我印象中威尼斯的大小其实是很模糊的,隐约觉得这样一个曾经一度富甲欧洲,称雄地中海,可以左右教皇选任的“海上共和国。”怎么着也得有不小的体量,上百万的居民啊。但是曾经也去过的很多小巧古镇都有“东方威尼斯”的雅称,又使得潜意识里威尼斯的规模,应该和周庄、同里、乌镇等古镇相仿。

    等到了威尼斯一看,才明白,其实威尼斯的规模难称为国,却也远胜于乡镇(但就规模而言,估计把国内所有“水镇”加起来,也比不上威尼斯。)国内的水乡古镇的意境是娴静安逸,生活满是煮茶、浇花、下棋、听曲、浣衣,适合避世、养老、休假、归隐。而威尼斯,天性爱热闹,华丽的舞会面具、精美的水晶玻璃、高插天宇的圣马可钟楼,贴满金箔的圣马可大教堂,喧嚣不息的大运河,这里适合贸易、交友、观览、游戏。

    路过举世闻名叹息桥,很想合影留念,却被同团的人“严肃警告”这个太不吉利,也罢,中国人比较忌讳这个,被人一说,我也兴趣索然了。城市中心的圣马可广场被拿破仑誉为“欧洲最美的会客厅”(在喜欢到处御赐“第一”这点上,拿破仑和乾隆有点像)一面奢华的圣马可大教堂,三面是行政官邸,拿破仑翼楼。别看现在广场上人潮涌动,白鸽翻飞,据说涨水时,整个都会被海水浅浅得淹没,更是水城奇景。不过,我的目光还是都被广场两边的各色精美门店吸引,制作精美奢华的威尼斯面具,晶莹剔透水晶玻璃杯,硬是看得人迈不开步子。

    参观威尼斯水晶玻璃博物馆绝对是值得的,如果说中国青花瓷是典雅秀美,诗情画意的闺秀处子,那这些五光十色的水晶玻璃器皿绝对就是交际花。并排占满玻璃展柜的她们自信,张扬,热情、奔放,她们慷慨地让各种光线穿过自己的半透明的身躯,折射处斑斓瑰丽的色彩,石榴红,宝石蓝,贴着金箔,镶着银边,各自都不遗余力得向外辐射自己魅力。这魅力曾经就曾经那些俘获了罗马圣殿中的教皇,法国宫廷中贵妇,德国古堡中的公爵,当然还有来来往往威尼斯的游客,

    博物馆提供了一个特别的节目——观摩大师现场制作水晶玻璃器皿。同团的游客们围坐在一个古朴的大炉子边,等出来的大师确是个光头、矮壮,紧身T恤,脖子上带着粗粗金项链的大汉。虽然说中国人自古相信“人不可貌相”,但是这个造型还是让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观众吃惊不少。导游见我们心存怀疑,急忙解释道:“这位大师可是,威尼斯某某工艺世家的第多少代传人,他们家曾经专门为罗马教廷烧制水晶玻璃器皿,他可是国宝级别的工艺大师!” 大师确实是有真功夫的,一团熔融状态的水晶玻璃,在他的手上变化多样,拿捏得当(利用特制的钳子和吹气管),捏母胎,吹瓶身,粘把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想这一双粗手,竟然如此灵巧,造化之下,一只通体流线,脱去烟火气息的水晶玻璃瓶就诞生了。在众人的掌声中,这只刚诞生的艺术品却被投入炉火中,又恢复了熔融一团的状态,导游解释说,这样快速制造出来的器皿看似无暇,其实没有经过后期加工,质量并不合格,不能流入市场,必须销毁以保证产品质量。

    水城还是要在水中看,最得神韵。旅行社十分周到地为我们组游客都安排了一艘贡多拉。我们的那一艘梭形的“贡多拉”黑漆描金,船身布满繁复精美的花藤雕刻,再饰以宝蓝色的穗子,据说都是纯手工制作,其价格抵得上几辆“劳斯莱斯”。如此宝驾带着我们穿行于威尼斯大大小小的水巷,好不惬意。威尼斯的主水道叫“大运河”,大运河呈现S形,两岸布满民居、豪宅、小教堂甚至是华丽的巴洛克式宫殿,五十多米宽的水道中满是各色贡多拉和穿梭的游船。来时,就有导游介绍,大运河是威尼斯的黄金水道,水上交通枢纽,繁华非常,因此获得了“水上香榭丽”“水上华尔街”等美誉。掌舵贡多拉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意大利大叔,这时正一个劲儿得指着我们身后的一座横跨于大运河上的白色廊桥,嘴里地呢咕噜的说着意大利语,仿佛在提醒着我们什么。我才猛然想起,这就是鼎鼎大名的里亚尔托大拱桥。这就是“水上香榭丽”的凯旋门,“水上华尔街”的“证交所”。白色大理石的桥身异常雄伟,如白鸽展翅般傲立于大运河上,大桥上店铺林立,人群熙攘,从古至今都是威尼斯最灵通的消息集散地,市场风向标,在莎士比亚在的《威尼斯商人》里,老奸巨猾的夏洛克向人打探市场行情时就问:“里亚尔托桥有什么动静?”

    贡多拉载着我们又转入狭小的水道,更加近距离的观看威尼斯的细节。很明显,无情的时间没有对美丽的威尼斯手下留情,千百年的风吹浪打,看似不老的威尼斯也暗生皱纹。舟之所过,很多楼宇的第一层地板已经浸没于水中,墙体生苔,铁架锈蚀,已经完全不能居住,很多房主已经完全将店铺或者住宅搬到第二层楼。让人不觉感叹,这就是威尼斯的宿命啊,水城的最大敌人还是水。这不竭的海水为威尼斯提供了有效的防御,便捷的交通,美丽的外衣,但这环绕了古城千年的海水也在日夜侵蚀着她的肌理,松木腐朽,石板碎裂,海水上涨,房屋下层,甚至有研究人员预言,随着海平面的上升,威尼斯将在2050前彻底消失。那将是多大的遗憾

     离开威尼斯时已经是傍晚,夕阳洒在亚得里亚海的边缘,洒在威尼斯的每条狭小水道里,洒在圣马可广场四周每个陈列柜的每个只水晶玻璃杯中,都镀上温暖的颜色。威尼斯,是人改造自然的一个杰作,在这座只有花草没有树木,只有舟船没有车辆的城市中,上演过多少悲喜剧?写过多少抒情诗?然而威尼斯就在那里,水光绰约,斑斑驳驳。我觉得此时的威尼斯特别像一幅印象派的油画,那应该是莫奈的《日出·印象》吧。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