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平生静等一壶茶(文/章铜胜)

2018-02-21 22:27:22  来源: 浏览数:

        世间爱喝茶的人不少,但能识茶味的人恐怕不多。茶之味,在其内涵丰富,可以浓酽醇厚,也可以清香淡远,没有一番人生砥砺的艰辛,恐难辨出茶味的醇与淡。茶之味,还在其动静相宜,爱喝茶的人,可以邀朋引伴,在山野之中御清风浴朗日,相对畅饮。也可以独自静坐,于明窗净几之侧,于无所想和无所不想之间,神游四荒八极,独享安然闲适的淡泊之趣。

会喝茶的人,大多是爱静的,不易于暴躁和恼怒,他们有耐心静等一壶茶开。就像作家肖勤笔下那些爱蹲茶馆的市井男人们,“他们的后半生,就是专门来等那一壶茶的。坐在那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那些市井的喜怒哀乐,想也想不完,想也想不尽,与其想得心烦意乱,不如索性就不想了,顺其自然,还是静下心来,于晨曦中,去慢享那一壶茶的日月悠长。

仿佛世上只有这些有闲的人才能如此淡然地,在清晨的茶馆里静等一壶茶开。他们把感情融入茶水的沸腾里,在一壶茶的清香里沉浮。他们用心在品茶,也是用心在品味人生,惟其如此,才能品出茶味的甘与苦、浓与淡。而茶,亦如热闹的市井人生,有故事,有跌宕,有情感。而此刻,茶味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与茶有了与生俱来的一份默契,人懂茶,茶也就随了人的心境,这样的等,是人与茶的相知,是值得的。

平生静等一壶茶,等的不是有闲,而是一种心态,如围炉煮茗。郁达夫在《江南的冬景》里这样写道:“凡在北国过过冬天的人,总都道围炉煮茗,或吃煊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的滋味。”这几种滋味中,我更喜欢三五好友围聚在一起围炉煮茗的氛围,有静气,也有禅意,更有一份人世的清欢。茶叶、茶具都准备好了,生火煮水烹茶,坐等的间隙,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就散淡。茶好了,各捧一杯,以清谈佐茶,就有逸趣了,人生难得的,正是偷得浮生的半日之闲,和有趣的朋友在一起,享受这样一种有味的清欢。

平生静等一壶茶,等的也是一种境界,如寒夜客来的以茶代酒。在江南,有骨的冬天是疏寒枯冷的,独处中,人会倍感孤寂,好在有友可期。日暮将雪,或有人来,就高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劝客所饮的该是酒,也可能是茶。而逯耀东在《饮食境界》中却写了寒夜与客静等一壶茶的另一种境界,他引了宋人杜耒在《寒夜》诗中的句子:“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并说:“寒夜朔风,拥被难眠,突有故人来访,披衣而起,倒屐而迎。然厨下无余肴,柜中无陈酿,于是铲雪融水,发火煮茶。茅舍外雪压寒枝悄然自坠,竹炉里松炭星火四溅有声,壶中茶汤鱼眼乍现,此时风宁月朗,更有数点疏梅映窗,又是另一种境界。”这样的境界,值得用一生去等。

平生静等一壶茶,有清欢,成境界。

(章铜胜,现供于铜陵市义安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