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春天老去,亦喜亦忧(文/章铜胜)

2018-04-07 16:50:04  来源: 浏览数:

【世相杂弹】春天老去,亦喜亦忧(文/章铜胜)

春天老去,亦喜亦忧

  

 

章铜胜

 

 

春天是一点一点地老去的。老在花开花落间,老在斜风细雨中,它随柳絮一同飘向了时光的深处,它随绿色的马群不舍日月,跑遍了山与川。

跑累了,春天也就老了。

在跟着春天的奔跑中,我们记住了河边新柳,柳间新燕,夹岸桃花,梨花伴月,海棠带雨。我们也记住了一些生长在田间和山野的名字。那些野性的名字,以它们的鲜和嫩、香和甜,滑和爽,在我们的舌尖上轮番舞蹈,这样的体验,也只有在春天才会有。

我们随第一缕春风到田间去挖荠菜。初春的荠菜在老叶的灰绿之上,是嫩嫩的新绿,得用小铲子将荠菜连根铲起,稍不留神,荠菜就碎了,像早春还不坚定的暖意,容易被倒春寒击打得七零八落。

春笋、芦芽、马兰、蕨菜、枸杞头、蒌蒿、椿芽是春天的宠儿,当它们轮番上市的季节,无限春光就在我们的舌尖上绽开了缤纷美丽的花朵,我们忙着品尝春天,也忙着在溪畔、田野、山地间去寻找春天的影踪。

春光迢递中,春笋长成了新竹,玉立于山野。芦芽伸展出宽大的叶子,一层一层地包裹从汩罗江上漂来的端午,一直走向白发苍苍的秋天。马兰、枸杞、蒌蒿和香椿能掐到的嫩芽越来越短,也越来越少了,就像绵延的春光,在不知不觉间,你才发现,它走一寸,就短少了一寸。

谷雨时,妻摘了一些槐花回来,分装了几个食品袋放在冰箱里。晚上,餐桌上就多了一盘槐花鸡蛋饼,金黄的鸡蛋里能看到槐花花梗的翠绿和花瓣的象牙白,咬一口,浓郁的蛋香里藏着槐花的清香和甜润。雨连着下了几天,树上的槐花零落,就不堪再摘了,而冰箱里的槐花却在一袋袋的减少,再想尝,恐怕只有等待来年了。

过了谷雨,就要到初夏了,春天真的就老去了。

春光老去,我们亦喜亦忧。喜的是我们经历了这个季节的种种美好,忧的是它终将渐行渐远,留给我们一个让人无限怀念的背影。在春天的背影里,我们在期待中迎来夏天,我们期待夏天能给我们以新的惊喜。而在过去的春光里,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些美好的东西,那些错过了的,就只能等到明年的春天再相逢了。

春天老去,我们亦喜亦忧。在喜与忧中,我们回味春天。

而每个季节都有其可爱之处,对于季节的美好,不知道我们因何而喜,也不知道我们忧从何生。也许,在季节的更迭之中,我们惟有用心去珍惜,珍惜季节的美好,抛开那些喜与忧。

抛开季节的喜与忧,也是在季节的美好里抛开自己,不囿于自己的目视、耳听、鼻闻、口尝。如《诗经》中的先民,所遇、所得、所忧、所喜,皆是自然而生,不因己累,不为物扰。也应如老子所言的“大象希形,大音希声”,不囿于、也不留恋于季节的形与声、色与味,在季节的绵延里,美好着的其实是自己的内心。

季节的美好,亦是人生的美好。如此,我们行走在时光之上,还会亦喜亦忧吗?又有何喜何忧呢?


(章铜胜,现供职于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房屋征收中心)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