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你所不知道的青年马克思(文/刘冰)

2018-06-20 19:07:50  来源: 浏览数:

你所不知道的青年马克思

刘冰

今年是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关于他的卓著功勋和历史贡献,相信大家都比较熟悉,我就不多介绍了。我想介绍的是,一个可能大家都不太熟悉的青年马克思。

1818年,卡尔·马克思出生在德国西南部的小城市特里尔。这座城市曾在3世纪短暂地做过罗马帝国的首都,但在随后的1500年中,特里尔已沦落为一座没有任何工业的十八线小城,人口仅仅万余人,现在中国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小镇人口都不止这个数。

马克思的家族属于特里尔城中的一个犹太社区,这个社区大约100来人。和欧洲所有的城市相仿,犹太人是这个小城较为富裕的阶层。

卡尔·马克思的父亲亨利希·马克思曾经是特里尔犹太评议院的秘书,负责从萨尔区的犹太人中征收税款,但这份工作吃力不讨好,于是亨利希不久以后改学法律,成为了一名律师。1814年,亨利希经人介绍,娶了一个来自荷兰犹太家庭的新娘罕丽达·普勒斯堡,这就是卡尔·马克思的母亲。

罕丽达带来的嫁妆十分丰厚,其中包括了8100荷兰盾现金,相当于4500普鲁士泰勒。而当时普通工薪家庭一年的收入才100泰勒。这还不包括其他陪嫁的物品。
 

当然,亨利希的律师事业也给他带来了丰厚的收益。曾有人估计,亨利希的年收入约为1500泰勒。正因为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亨利希夫妻俩才能在不到11年里,连续生了9个孩子,卡尔是老三。由于大儿子马奥利茨·大卫在三岁半大的时候夭折了,老二索菲亚是女儿,也就是说,卡尔实际上是家里的长子。

所以,卡尔·马克思绝对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那种人。他没有上过小学,而是在家里接受教育。直到1830年,他才开始在特里尔中学上学。

由于母亲频繁怀孕,疏于管教,卡尔始终难以与其建立亲密的感情,导致母子关系终生紧张。而优渥的家庭条件,要什么有什么,在某种程度上也造就了少年卡尔嚣张乖戾的行事风格。据他的妹妹回忆,卡尔小时候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暴君,总是对姐妹们呼来喝去。

如果按照这个剧情发展下去,搞不好就要出现一个特里尔版的“海淀银枪小霸王”。

幸好,卡尔比较热爱阅读。有证据表明,卡尔小的时候,他老爹亨利希就曾为这个儿子朗读伏尔泰的作品。在提倡亲子阅读的今天,很多父母连陪孩子读绘本都做不到,更不要说是读这类的人文经典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上中学的时候,卡尔的成绩算不上拔尖,但也很出色,在德文和拉丁文考试中有较高的分数,只是数学很差。

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爱读书的孩子,是不会坏到哪里去的!

1835年,卡尔·马克思中学毕业。亨利希把儿子送到了波恩大学学法律,如果按照他的规划,卡尔应该子承父业,成为一个合格的律师。但当时想从事法律职业,必须先在大学学习几年,然后通过国家法律考试,加上实习期,至少要十多年没有任何收入,只能靠家里的支持。所以说,学法律是当时许多有钱家庭的选择。

很可惜,卡尔并不喜欢法律,他感受到了人生的迷茫,与家里的矛盾冲突也越来越剧烈。他喜欢文学和美学,并参加了诗社学写诗歌。他分明要成为一个文艺青年。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的标配,应该是长发、吉他、诗歌、酒吧。卡尔·马克思几乎都沾了,他开始频频混圈子,经常和一帮同样来自莱茵兰地区的学生泡吧,彻夜不归。醉酒之后,还与其他学生打架,并迅速被推举为铜锣湾……哦不,特里尔帮的扛把子。由于他肤色较黑,长得像非洲的摩尔人,马克思还得来了自己的外号:“摩尔”。

你们能想象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年轻时曾经是个被江湖兄弟称为“黑皮”的古惑仔么?反正我看到这里时已是目瞪口呆!

对于小马克思的所作所为,老马克思非常不满。他认为儿子在偏离自己规划的道路,必须转学。于是他让卡尔·马克思转学到了柏林大学。当时的柏林是普鲁士的首都,有30万人口,大约是波恩的20倍。

1836年,就在18岁的卡尔离开波恩返回家中,准备前往柏林期间,他和姐姐索菲亚的闺蜜,大他四岁的燕妮订婚了。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 女大四,自顾自。但燕妮没有自顾自当“剩女”,卡尔疯狂地爱上了她。当时的社会普遍接受的是男性比女性大很多的婚恋模式,因此“姐弟恋”在当时的德国,也是足够惊世骇俗的了。

其实认真一想,卡尔·马克思作出这种选择或许是有一定心理依据的,他从小不被母亲关注,母爱缺失,家里又没人管着他,难免会找一个比他大的女人做妻子。

燕妮的父亲约翰·路德维希·冯·威斯特法伦是普鲁士的高级干部,级别有多高?大约是厅级干部吧。他和亨利希·马克思彼此相识,两家经常走动。威斯特法伦拥有贵族头衔,但是属于“特准贵族”一类,和那种宗谱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的“天命贵族”、“蓝血贵族”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有点类似中国古代的商人,总喜欢花钱捐一个朝散大夫、奉议大夫、儒林郎之类的身份,表示自己也是簪缨世家。

更重要的是,威巡视员已经于1834年退休了,他此前投资地产失败,只能靠微薄的养老金生活,有多微薄?也就亨利希年收入的四分之三吧!对于能将女儿嫁入比自家条件好的家庭,威巡视员也是很满意的。

不过,马克思和燕妮订婚后的5年内,也就是自1836年夏天马克思准备前往柏林大学,到1841年夏季他获得博士学位期间,他们之间一直靠通信维持联系。期间也发生过一些争吵,婚事差点谈崩,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马克思没有经济独立,还不具备结婚的条件,而燕妮眼瞅着就要奔三了。

很快,老马克思发现送小马克思去柏林读大学成为了一个更重大的错误。不错,卡尔不泡吧了,也不打架了。但他开始玩哲学了。又是俗话说的好:音乐穷三代,哲学毁一生。玩哲学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没过多久,老马克思病死了。

1838年5月,小马克思回到特里尔见了父亲最后一面,三天后老马克思去世。尽管当时他已经是肺结核晚期了,但小马克思的“不求上进”也是导致他病情加剧的重要原因。
 

马克思加入了一个哲学团体,叫“青年黑格尔派”。这个团体有许多牛人,他们多数是哲学家、神学家和知识分子,他们一面“放荡不羁爱自由”,过着波希米亚式的生活,一面却在学术上有着很深的造诣,这对曾经是资深文青的马克思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布鲁诺·鲍威尔、阿道夫·鲁滕堡、路维希德·费尔巴哈等都是这个团体里的重要人物,马克思受他们的影响非常大。唯物主义、无神论、辩证法……这些哲学思想都来源于这个团体,并最终成为马克思思想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例如那句著名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句话,就出自于马克思批判费尔巴哈思想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我们甚至可以说,没有青年黑格尔派,就没有后来的马克思!

1841年,马克思大学毕业,获得了博士学位。后来,他成为了《莱茵报》的主编。

再后来的事情,我们就都熟悉了。1848年,他和恩格斯发表了著名的《共产党宣言》。那年,他才30岁。
 

从马克思的青年历程我们可以看出:读书,真的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马克思他家有钱,但如果马克思从小不爱阅读,那终其一生,不过是一个坐吃山空的富家子弟而已,更谈不上后来的革命导师。但如果不选择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那也很难有所成就。马克思在波恩大学的经历就足以说明,只混老乡会、同学圈,顶多成为一个吆五喝六、意气用事的黑道大哥。只有加入一个阅读和思考氛围浓厚的学术团体,广益多师,切磋琢磨,才能不断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成为人生导师,走向人生巅峰。

那么有人会问:在淮安这个四五线小城市,哪有什么青年黑格尔派啊。其实,在我们身边,就有一个目耕缘读书会,这是一个完全公益性的读书服务组织,曾获得“江苏省十佳全民阅读推广社团”的荣誉,读书会经常开展淮响好文章诵读会、目耕缘讲读堂、阅读文化会客厅、精读沙龙等读书活动,宗旨是“让身边的人拿起书来、让读书的人携起手来、让同行的人负起责来。”在读书会里,你可以像马克思一样,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互相学习,广益多师,让阅读成就自我。

最后,安利一本好书,乔纳森·斯珀伯的《卡尔·马克思:一个19世纪的人》。本文众多资料都来源于这本书。在这本书中,斯珀伯将马克思还原到19世纪的欧洲历史背景中,通过大量丰富的事实细节——从他的家庭环境,求学经历,恋爱婚姻,到与同时代人的社会交往,政治参与——为我们勾勒出一个有血有肉的卡尔·马克思。             

 (刘冰,目耕缘读书会理事、文学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