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抱膝闲看(文/章铜胜)

2018-06-20 19:10:05  来源: 浏览数:


 

抱膝闲看

章铜胜


 抱膝闲看,与其说是一个日常的动作,不如说是一种人生的状态。能抱膝闲看的人生,定是悠闲而又笃定的。一个人能安静地坐下来,悠然地抱膝闲看,该是让人羡慕的。我想,能抱膝闲看的人,世界于他,是在有无中的。那么,这个人该有多大的福分啊。
 

 

 

 抱膝闲看,可以在市井,也可以在山野。在市井,闲闲地看着的,是世俗的热闹。市井和闲看好像是不搭调的,可我总觉得又是最相宜的,在市井能闲看这份热闹的人,一定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大概也只有闲闲地用冷眼看着市井的热闹,才能从中看出几分真来吧。在山野,坐在门前,抱膝闲看,眼前是青山绿水,杂花野树,白云深处的人家,隐在林间的溪泉和天上去留无意的云卷云舒,闲闲地看久了,看惯了,心也就白云清泉般闲了、淡了。

 抱膝闲看,有时候看的是闲景闲情,也是闲心闲志。

 抱膝,是放松的姿态;闲看,倒像是似有若无的,在看与不看之间。看或不看都不重要,看与不看也没有多大的区别。看了,也未必能入眼入心;不看,倒不一定就没有在意。

 想想抱膝闲看的人,倒是可爱的。一个人,坐在有靠背的矮椅上,身子半靠,或似靠非靠,一腿斜伸,一腿曲膝,双手围抱,轻轻地摇晃着身体,是很舒服的。倘若这个人还能有闲心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风景,任凭人来人往,不介怀风吹云散,也无需探究思索。

 抱膝闲看,闲看的是人,看闲了的是心。

 对于抱膝闲看,我只能是徒然羡慕的,我做不到那样的闲适和放松,可我是喜欢抱膝闲看的人的。就像这些年,我着了魔般迷上了去徽州看古村落、看老房子一样,这是不是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抱膝闲看呢?我想是的,好像又不全是,恐怕这只是我徒然羡鱼的一点小情怀罢了。

 青山绿水、白墙黛瓦里的徽州,是该用抱膝闲看的心情去好好看看的。在徽州,看古村旧巷里的日升月落,看穿越祠堂牌坊的漫漫时光,看老树的沧桑和新枝的绿意,也看坐在门前路边抱膝闲看风景的人……这些,总让人心生无比的熨帖,是不是那种闲适也影响或是传递给了我呢。

 那年重阳,我去徽州棠越的牌坊群游玩,返程时,天已近黄昏,肚子有点饿,忽然特别想吃徽州的烧饼。我在一处老街附近下了车,过老桥,步入老街,走不远,就闻到徽州蟹壳黄烧饼独有的香味。我循香而寻,找到烧饼铺子,买了一些烧饼,拎在手里,边走边吃,想想那时的自己该是贪婪的。快到老桥时,我愣了一下,看到一个老人坐在桥边石阶旁,双手抱单膝,像是在看桥下的溪水,又像是在看远处的青山或是村庄。黄昏的日光穿过桥边乌桕的树影,斑驳而斜斜地洒在老人身上,温暖如一缕秋阳。彼时,秋风点点,秋叶斑斑,风来了,叶落了,斑斑点点的光影在老人身上晃了晃,老人依然抱膝而坐,身影未动,安静的眼神也未动。我看得呆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去描述眼前所见,我为自己的一时词穷而羞赧不已。

 汪曾祺在《闹市闲民》中写了一位退休的老人,住在西四一〇一公交车站站牌边,“一间屋,一个老人”,“他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天然恬淡,每天只是吃抻条面,拨鱼儿,抱膝闲看,抱膝闲看,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汪曾祺是熟悉这位老人的,知道他一生经历过很多大事,可这些都与他无关,都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仍然能安静地坐在门前的马扎上,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抱膝闲看,也难怪汪曾祺会赞他是“一个活庄子”。

 两位老人,抱膝闲看,一在市井,一在山野,不知道他们看见了什么,也不清楚他们会想些什么?

 两位老人,两个活庄子。

(章铜胜,现供职于铜陵市义安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