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枣树的底色(文/袁梦姗)

2018-07-25 21:19:33  来源: 浏览数:

 枣树的底色

袁梦姗

 

好些日子不见这颗枣树了,它竟长得越来越不讨人喜欢。

一身黝黑黝黑,即便是六月最明媚的阳光,也未能将它感染,依然沉着脸,扭曲的树干,更让它显得古怪几分,远不如门口的那棵香椿挺拔。它的皮很粗糙,上面裂开了一道道缝,也许是岁月的创伤吧。

没人愿意心疼这枣树,他们只是说:“哎呀!以前这枣树可壮了,现在竟成了这个样子,一点生气也没有!”我也和他们一样看低了枣树。唯有阿婆,还会来到枣树跟前,不嫌弃它黝黑的底色,抚摸它身上的疤痕。

她的嘴角上扬,手掌在枣树上摩挲,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它与枣树似老友一般。阿婆也老矣,竟变得和这枣树一样古怪了。不知何时来了只麻雀,不惧阿婆,在枣树上蹦蹦跳跳,为枣树唤来了一丝生机。

许是阿婆的神情太过真诚,许是麻雀带来了活力,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小段记忆,是一个夏天,阳光明媚。

我在枣树下,着急地张望着,树上的枣子又大又圆,有青有红,青如碧玉,红似玛瑙。阳光也故意照看着这诱人的枣子,金光闪闪,伴着一阵若有若无的清甜,我仰望挂满果实的枣树,伸手向上,想摘枣子,却怎么也够不着。我心有不甘地垂下手臂,手里却多出几个红彤彤的枣子。咦!原来是阿婆摘的枣子,塞到了我的手上。此时,阿婆也站在枣树下,脸上挂满慈祥。

那时的枣树是什么样子的呢?我记不清了,隐约是黝黑的底色,配上弯曲的枝干。咦?奇怪,记忆中那棵枣树与眼前的这棵竟是一般模样。

此时,阿婆倚在门边,眯着眼打量这枣树,枣树亦在风中轻轻招手,回应着。我仔细地看这枣树,不是低视,而是仰视。我以为灰暗的叶子在光中摇曳,也是明丽的,还有很小很小的枣花,不多却也散发着香,而让我曾经忽略、现在厌恶的黝黑底色,配着虬枝,以琉璃剪影在岁月中沉淀。阿婆倚在门外,摇着蒲扇,也成了一幅生动的画,

是我看低了枣树,它不需要人心疼,阿婆也是。树与人虽老,但老树黝黑的底色不变,还似那年光景,岁月静好。枝干挺拔,老人脸上依是恬淡神情,淡然面对岁月。夕阳已至,枣树与阿婆,迎接她们的仍是那黝黑的底色,也是那坚定的信念。

(袁梦姗,淮安外国语中学学生)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