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溪头卧剥莲蓬(文/荣根妹)

2018-09-30 14:43:43  来源: 浏览数:

溪头卧剥莲蓬

文/荣根妹

晚间闲适,秋意微凉。穿过一街烟火,灯火云霓处的巷口,一老妪伴一车莲蓬。老妪神情疏散,莲蓬翠绿盎然,灯火昏黄如梦,那些嬉戏于莲蓬的往事,乍然凉风般扑面而来。

悠长一根绳,一端打成死结系块砖头,左手绕住另一端,右手高举砖头,对准河中一个点,掷铅球般抛出去,再渔人收网般拉回绳,一道绿色的涟漪便靠了岸,砖头吸铁石般吸附了朵朵莲蓬,一个个圆饱饱、喜洋洋的。

儿时这幅“采莲图”,与“莲叶何田田”“花之君子”等诗句中莲的形象相比,似是俗陋,但其间的快乐却真切的无法忘却。夏日午后酷热,却耐不住一颗爱玩的心。从家中偷翻出一根长绳,不约而同来到河边,比赛捞莲蓬,看谁扔得远网得多。河边一字排开,齐声数“三二一”,往往“一”刚发了个声,十几块砖头便齐刷刷投向河中心,儿时作文中曾用“万箭齐发”形容过这一场景。激扬起的浪花在阳光中闪烁,迅速往回拉时总有几根绳牵扯在一起,岸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嬉笑也交缠在一起了:拖我后腿你,你拖我的,看我怎么摆脱你,哈哈哈哈……少年哀乐过于人,岁月的河流远去,那些沸腾的欢乐都落花流水般渐行渐远了。

凉风起时,母亲喜用莲子煮粥,浓稠的白中隐隐有云烟色的清,我嫌苦不爱吃。母亲便冷着一张脸唠叨起来了:现在不苦,以后也要苦,哪有不苦的日子。母亲停了声,父亲便又讲起红军长征的故事,末了总朗诵般来一句“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苦不苦想想二万五千里”。每每此际,总赶紧刨完饭,急急躲了去。岁月滴答远去,一起捞莲蓬的小伙伴早已失散,同桌吃饭的家人也聚散无常,成长的心境竟觉出莲子中淡淡的香甜。闲时,爱用莲子煮各种粥。冰糖银耳莲子羹中的莲子有浓稠的甜糯味,八宝粥中的莲子是入嘴即化的绵软,薏米红豆莲子粥中的莲子似已是一团烟雾的迷蒙之态了。

这几晚日日买莲蓬,老妪热情客气,麻利称好后总另外多放几个,相让间连声道:自家种的,没事没事。原来莲蓬也家养了,个个肥硕饱满。儿时野生莲蓬却天生一副清瘦简劲,随风摆动间,摇曳无限秋意。如今一切自然的,似乎都可人工为之,但终究少了草生天地间一种自然而然的风致。如同真品赝品之别,赝品再高仿得微妙逼真,也只是“形似”,难以“神似”。“神”是什么,于我而言,无非是一种原来是你的感觉,一种恰到好处的风致。

溪头卧剥莲蓬的日子已经远去,但也可东施效颦,来一番床头卧剥莲蓬。捧抚莲蓬,荷叶质海绵般绵软潮湿,仿佛含蕴不绝如缕的水雾,消散于夜的清风明月中,令人念及香远益清的荷、无穷碧的叶。而一眼眼蜂窝状果实,像印在纸上的文字,一板一眼,直抒胸臆。

莲蓬为睡莲科植物莲的成熟花托。初夏时荷花盛放,莲蓬只是花心,娇小嫩黄,藏于花瓣之中。盛夏后,荷花花瓣渐渐脱落,幻变成只只碧绿的莲蓬。想这天仙般的尤物,儿时竟被我们那般轻薄对待,心下有愧。有诗云:“卧看雪儿纤手、剥莲蓬”。十指纤纤,白皙细嫩,衬着莲子幽幽的绿,这番冲淡平和的色调像天阴色雨中,一杯清茶在手,轻抚慢品,任寂寞秋水般一点点漾开去。剥开一颗,褪去柔绿的外衣,露出清白的核,一如尘埃落定的舍利。不忍不舍中,难挡绕鼻清气,入口处清爽脆嫩,丝丝苦涩后是绵绵的香,似一段纠缠不散的风雅往事。

《纲目》记载:莲子,味涩,温,莲房可用来煮茶,预防糖尿病,莲子中的钙、钾含量丰富,可做药引。 同样,苦瓜,性苦,功效中也可清暑清热、明目解毒,含有丰富的钙、铁,是颇受人喜欢的家常菜。食性、人性是通的,食物的苦味似人生的苦,有用途、有深意,诗意般涵咏深长。犹记儿时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时不知为何,切中下怀,将此句作为座右铭。母亲那时常说“人生不是先苦后甜,必是先甜后苦”,说的是早年的苦会化为后来的甜,而今想来,也不尽然。生活无非是冷暖自知,个中滋味无非是甘苦自得,无论甘还是苦,无论先甘后苦还是先苦后甘,大可不必困扰于甘苦的前因后果,就像莲子中的苦,是一个浑然一团混沌,难以分清,无法割舍,不能超拔,悦纳,悦纳就是了。

秋日高爽,凉风习习,择一清流处,或坐或卧,仰看白云悠悠,俯剥莲蓬粒粒甘甜,这般溪头卧剥莲蓬的闲适,念之心悦,遂想起一故事:果贩叶三给画家送莲蓬,画家画了幅墨荷莲蓬图,征求果贩意见。果贩说:“‘红花莲子白花藕’,你画的是白荷花,莲蓬却这样大,莲子饱墨色深,这是红荷花的莲子。”画家感慨题诗:“红花莲子白花藕,果贩叶三是我师。”从莲到莲蓬,从美得不可方物,到可煮茶入药,从天上到人间,也只是一步之遥,中间无分毫计较,无论画家和还是果贩,依着命运的安排便各自美好。美千变万化、各种具形态,命运的走向也是丰富多元。艺术是美的,俗事生活也美好,甘甜苦涩皆有品咂之处。“自知明艳更沉吟”,真正的美是不自知的,真正的快乐也不自知,真正的苦也总会带来或留下些什么。日子一天天将我拉扯到今天,今天的我,尝过一些苦头,想淡定,也想要放下,但心有不甘,也还在深深浅浅的苦中跋涉,索性焦虑时、孤独时,还有高蓝的天空可以仰望,也还会有一份闲雅于秋水月影处心生欢喜。

床头卧剥莲蓬之际,溪头卧剥莲蓬的日子暖在心头。岁月深处,记忆随风老去,一切便不复存在了吗?是谁说过的:生命不是你活过的日子,而是你记住的日子。真希望岁月是爱网莲蓬的孩童,用长长的记忆作绳,一端系住我,一端系住那些快乐往事,秋风起时,还足可心向往之。


 

荣根妹,就职于清江浦区文广新局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