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露天电影(文/曾业桃)

2019-02-03 11:37:35  来源: 浏览数:

      

          露天电影

 

   曾业桃

 

           童年最喜欢看电影,那时看的都是露天电影。

     生产队的大喇叭早在几天前就通知了放映消息,并且再三播告,让我们的小心脏一直激动不已。放映的地点通常安排在村小操场上。学校离我家有三里多路,步行约需半个时辰。到了放映之日,我们的兴奋达到了极点,呼朋引伴地准备同往。那日时光变得晃晃悠悠,好容易等到日落西山,但母亲一点不着急,仍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浇菜、喂猪、打扫庭院,一切忙定后才开始淘米烧饭。“咱家烟囱老是最后冒烟”,我坐在门槛上,一边望着炊烟袅袅升起,一边闷闷地想。队长家的红星端着比他头还大的碗已来了三四次,他碗里的饭眼看就没了。“电影快放了,喇叭说话了。”红星得意地舞着筷子,一脸的心灾乐祸。喇叭真响了,唧唧哇哇的声音时大时小,时而又没了。我家的烟囱还在冒烟。轮到我家吃饭,红星已提着小凳子,裹着她姐的红褂子,跟着他父母大摇大摆地从我家门口走过。

好容易吃完了母亲规定的两碗饭,我们立即上路。“能不能追上红星?”弟弟问。“能,他走不快,他老子会砸他的腿。”大哥手一挥,四个影子开始飞似的追赶红星。月亮出来了,在月光下行走很舒服。上下的天空都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薄纱,远近的村庄像团淡淡的水墨画静默在薄薄的雾气里,两旁黑黑的草夹着白白的小路款款地向前延伸。我们一溜烟地小跑,脚下传来噗噗的声音,仿佛有轻功的人在草上飞。换了四个田垄,转过两个塘埂,才到小路尽头。小路尽头是大路。

走到大路,就看到光了。没追上红星。光是从一排黑房子的屋顶上和侧面透出来的。屋顶上的光直直地通上天,把天地连成一体;侧面的光铺上了大路,把路切成两截。各种各样的声音翻过屋顶传到我们耳边,又响又杂又闹,最大的声音是从喇叭里传来的,听不真切,咿咿呀呀。电影还没有放,我们顺着光亮走进操场。操场的东头挂着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白布。白布上偶尔印出一张摇晃的黑头或是手臂。白布前乌压压的一片,光亮仿佛是从人堆里逃出来的。红星站在最亮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看着放映人拨弄齿轮似的玩意。他的脸被照得油亮亮的,似乎还冒着汗。偶尔,他会抬起头眨巴眨巴地看白幕上晃动的头影。“红星抢了个好位子。”弟弟嘟囔了一句。确实没有好位子了,人堆里已挤不进去,坐在边上又看不清。“干脆到反面看,反着看也一样,”大哥这么提议,只能如此了。反面也有不少人,大都是孩子。有盘腿席地而坐的,有歪着脖子坐在小凳子上的,有倚在不远处老树上的,也有骑在大人脖子上的。

电影里,一个好人被打死了,里里外外传来一些妇女噗嗤噗嗤的哭声。几个坏蛋倒下了,里里外外又传来了朗朗的笑声。不久,影片中只剩下一个好人一个坏蛋,好人被逼到悬崖边,眼看就要坠入万丈深渊,满场鸦雀无声。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英雄从天而降,扔出飞镖,打中坏人的头,好人安然无恙,整个操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等到坏人都完蛋了,电影也就结束了。扣在旗杆和广播杆之间的仍是一块白白的布。布上除了摇晃的头手外,什么都没有。周围的声音又大起来,在此起彼伏的呼叫声中,我们兄弟四人、红星以及生产队其他小伙伴,一边谈论英雄一边往回走。我们都想当英雄,只有弟弟不想当,“要是会放电影,才美呢。”他小声说了一句。我们哈哈大笑。回到家时,劳累了一天的母亲早已坐在洋槐树下睡着了。如水的月光铺在她身上。她是不是梦到了电影里的场景?

童年看了不少露天电影,等到回忆时,它们已自动地叠加在了一起,于是许多年好像就看了一部。

(曾业桃:江苏盱眙人,中共淮安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新闻发言人、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