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追忆奶奶(文/骈国华)

2019-04-16 17:55:17  来源: 浏览数:

 清明那天,回家给奶奶填坟,到了墓地,奶奶的坟头已经填上了新土。是谁帮填的呢?邻居大爷说,农村有句老话,叫“早清明,晚大冬”,一般人家,在清明的前一两天都就把坟填好了。你奶奶活着的时候,有一副菩萨心肠,谁家有什么难处,她知道了,都会尽力帮一把。庄户人家,都是知恩图报的。不管哪家来上坟,看到老人家的坟头上还没添新土,都会顺便给添上几锹土。我很感动,不禁追忆起奶奶生前的许多往事。

奶奶一生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我的少年时期,是物质匮乏,粗茶淡饭都勉强的年代。为了弥补口粮的不足,为了调剂一家人的生活,奶奶把家前屋后可以利用的零星隙地以及篱笆下、墙头边、猪圈旁都种上了山芋、南瓜、丝瓜、佛手瓜、扁豆等各种瓜菜,起早带晚精心侍弄。记忆最深的是奶奶种的大白菜。每年立秋前后,奶奶先在菜园里整出一块不大的菜畦做苗床,然后撒上大白菜种子,铺盖上一层白色的塑料薄膜,边角用碎砖块压好。菜籽出芽后,奶奶揭去塑料薄膜,每天傍晚都要用喷壶撒水喂它们。奶奶说,小菜苗就像小伢子,不能缺奶,奶水足,才长的快。小菜芽们听了,似乎都被感动的珠泪连连。菜苗移栽后,头几天,每天都要浇一遍水。水塘离菜园有半里路远,要挑七八担水才能把半园子大白菜浇过来,近百斤重的两桶水压在肩上,奶奶很是吃力,经常累得满头大汗。有时,菜地里会生出许多小青虫,把菜叶咬得像麻子的脸。奶奶舍不得花钱买农药,忍着腰椎疼痛,蹲在菜畦旁一棵一棵的捉虫。大白菜收获后,奶奶在充分利用大白菜调剂家庭生活上动足了脑筋。有时她用大白菜、粉条和豆腐烩上一大锅,一家人吃得唇齿留香;有时她把黄嫩的菜芯用盐揉几下,浇上酸醋,滴几滴香油,就是一道就稀饭的爽口小菜;有时她会弄上一盘醋溜大白菜给爷爷下酒;有时会用大白菜丝下面条,偶尔还会把炼油后的猪油渣兑进大白菜馅包饺子和包子;贫困清淡的日子被奶奶调剂得有滋有味,活色生香。

奶奶一生以俭养德,乐善好施。1958年刮“共产风”,村里大办食堂,吃大锅饭。不懂事的孩子们把吃剩下的山芋头、萝卜头、碎馒头扔的到处都是。奶奶心疼的不得了,气愤地说:“作孽啊!小伢子不懂事,大人也不好好管教。生产队就是有座金山,也经不住这样浪费糟蹋的。”她每天都到食堂去把别人扔掉的碎饼头、山芋头、萝卜头拣起来,拿回家晾晒起来。婶婶说:你把这些东西拣回家有什么用?奶奶说:种田靠天收,若是遇到五零年那样的灾荒,就有用!没几个月,集体的大食堂散伙了,接着是严重的自然灾害,奶奶拣晒的两麻袋碎饼头、山芋头、萝卜头,成了家里抗灾救命的的宝贝疙瘩。一天,奶奶听说邻居小用子家断粮好几天了,小用子和他妈都饿的得了浮肿病,躺在床上。奶奶马上从家里拿了些干熟山芋头和两瓢玉米面送过去,帮她娘俩熬到了村里发救济粮,逃过了一劫。婶婶知道后责怪她说:自家人都饿的要死,你还去帮别人!奶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这么做,我良心过不去。

奶奶没读过一天书,大字不识一个,一辈子没出过远门,更没见过大世面,但她却有远见卓识,什么事情她都看得清,想得远,心里像有面明镜似的。文革期间,学校“停课闹革命”,学生四处“大串联”,奶奶很是看不惯。她说,学生就是念书的,整天东跑西奔的能学到什么?她对我弟弟说,你哪儿也不许去,就在家给我好好温习功课,学堂总有一天要开考,省得临时抱佛脚。果不其然,不到半年,学校都复了课。恢复高考那年,我弟弟顺利考进了淮阴师范。

奶奶一生助人为乐,从不吝啬。祖父去世后,奶奶仍坚持一个人住在乡下。她说在城里住不惯,也舍不得丢下老屋。那时农村缺医少药,有个头疼脑热的,看病极不方便,父亲不放心,就买些防治头疼、发烧、拉肚子等常用药丢在家里,给她备用。左邻右舍有人得了这些小毛小病,常来找奶奶讨些常用药,奶奶从不吝啬,还常常主动送药上门,邻居们都夸奶奶是菩萨心肠。

奶奶的往事说不完,道不尽,泪洒坟头祭亲人。

 

(骈国华,市农垦系统退休职工)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