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遥记当年读书事(文/宋本儒)

2019-05-29 16:29:04  来源: 浏览数:

遥记当年读书事

宋本儒

大二至大三的那个学年,我被百无聊赖的孤独和无处安放的青春困扰着,喜欢泡在省图书馆里,度过济南灰蒙蒙的秋冬和热燥燥的春夏。

省图就在学校北边三公里处,过了燕山立交不远就是。我有时坐公交过去,或是步行回学校,黄昏的时候路过北门家属区,会买一份辣椒炒鸡蛋带回宿舍听着《红色警戒》的战斗声,和兄弟们吹吹牛,吃的满头大汗,躺在床上把借回来的书看完。现在想想,有一段肆意的日子可以躺着或坐着看书,不论是在屋子里,亦或是天地间,那应是比较幸福的时光了。只是,我们时常叹息没有珍惜这样的过往,可真是有了如此的机会,又不知该怎么深刻地把握。

十多年过去了,在省图看的书早已记不全。依稀有着这样的印象,自己被张承志的《黑骏马》感动一塌糊涂,记住了那辽阔的草原和草原上美好的姑娘索米娅。佩服于自己当时的耐心,竟然断断续续读完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关于王小波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确实没有读懂太多。还有那些古希腊神话中,似乎永远也记不清名字的主角创造的故事,就像是去省图路上的光阴,混沌却又清晰。

济南的烤红薯真的很好吃,留下了这座北方城市冬天最迷人的味道,省图门口的烤红薯似乎最好吃。周末中午,我一般会买上两块,坐在宽敞暖和的大厅里,慢慢品尝完最后一口金黄、绵软、香甜的红薯,回到座位上拿一份准备好的《南方周末》翻翻。有时,红薯吃的多了会迅速勾起一阵睡意,索性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做个梦,虽不雅观,但很惬意。

省图门口不只有烤红薯,还有一家夫妻炒饼摊子,味道依然印在记忆中。说是摊子,其实就是小巷口的一辆快餐车,旁边排了两张折叠桌和几把马札。夫妻两人其干练,穿着朴素干净,摊子整理得也很清爽妻子准备原料和收拾餐具,丈夫则专注手中的炒锅。炉子里的火焰蹿腾着、跳跃着,像极了老家农村厨房里的灶火,在冬日里烹饪出香喷喷的炒饼,那滋滋作响的油泡,传递出温馨和热量,给身处异乡的学子带来心灵的慰藉和感情的满足。

有一天晚上从省图坐公交回学校,在下车的一瞬间我发现外套口袋空了,突然意识到,手机被偷了。我立刻转身,回到车上,大声地喊“有没有人看到我的手机”,没有人回应那应该是一款经典的诺基亚6150。我怅然若失地走在学校的小路上,转到操场上,回忆里面存储的短信和号码。它已经有两三年了,型号似乎有些老旧,按键已经磨得光滑不太灵敏。我在操场上想,它怎么就突然丢失了呢,或许早就丢失了,被岁月偷走了。

从省图回学校的路上有一家大型超市,我有时会到里面去发现一些打折的生活必需品。有一次,我在超市的入口处看到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感觉是如此的优雅和美丽。我从小一直穿亲戚们的旧衣服,那时对穿着的审美应该是不及格的,就算是到现在也没有多大进步。以现在的生活经验回看,放在超市里的衣服应该不算是好的,但那件连衣裙的款式和蓝色却是那么深刻。因为,当时我想,我以后要为我心爱的姑娘买一件这样漂亮的衣服。

十多年过去了,特别是工作成家之后,去图书馆越来越少了。某天到高校图书馆听一位作家关于网络时代的读书与自处的讲座,其间她谈到了移动互联时代学生们很少走路去图书馆阅读,大多是低头刷手机,甚至很少走路去食堂吃饭而是交给了外卖。以我个人过往的经验体会,这样确实是少了很多乐趣和深情。我们或许不能全部记住在图书馆读过的书,或是大学食堂里饭菜的名称,但图书馆的静谧宜人和食堂里的熙熙攘攘以及这路上的所遇所思,就像是贝壳嵌在海边的礁石,真切地印刻在走过的岁月里。毕竟,我们很难回忆起人生的每一个目标,或者在得到之后就会觉得索然无味,反倒是路上的故事可以记一辈子,可以讲一辈子。

(宋本儒目耕读书会理事、经济与科技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