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麦收时节(文/骈国华)

2019-06-06 17:26:18  来源: 浏览数:

 

麦收时节

骈国华

     俗话说:“小满三天望麦黄”,过了小满就进入麦收时节了。这个时节是阳光涨潮的时节,整个田野被阳光浸泡的一片金黄,大片由青变黄的麦穗荡漾着微波细浪,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阵阵记忆中的味道随风飘来,淡淡的香,丝丝的甜,还有一点薄薄的青涩味。呵,这是麦香,麦子成熟时的香味。

漫步在五月的田野,麦田边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农,嘴里衔着根香烟,掐一个麦穗,合起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搓柔了几下,用嘴吹跑麦壳,默数着掌窝里的麦粒,嘴角荡起了笑意,脸上的皱纹舒展成了一朵花。我问他成色怎样?他扭头对我说,好呢,穗大粒多,颗粒饱满,是个丰年。难怪他把心里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

麦熟一晌。“要收麦了!”的忙碌氛围随处可见。机耕队的机库前,收割机整装待发,有人弓着腰在调整齿轮的间隙,有人头戴遮阳帽给轴承注黄油;路边的槐树荫下坐着个老妇人,她眯缝着双眼,走针引线,缝补破损了的准备装麦子的麻袋、蛇皮袋;水泥晒场上,剪着齐耳短发的女人将长长的塑料管接在了水龙头上,把水泥晒场冲洗的干干净净;晒场旁边的仓库里,几个壮年汉子光着膀子清仓理库,腾空库房······

“稻要养,麦要抢。”抢收麦子是最忙最累最苦的。年轻时,我在农场工作,每年麦收期间,那真是“黄金铺地,老少弯腰!”我们机关干部也都下派到农业连队帮助割麦。每天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条田里挥镰,被嗮的汗流浃背。汗水从头上流进眼里,流进嘴里,流遍全身,咸咸的,涩涩的,粘粘的,十分难受,一天干下来,累的软滩。麦收要是遇上连阴雨,那就更惨了。记得1971年麦收时节,天公不作美,连日阴雨,尚未收割的麦子眼看着在麦穗上发了芽。我当时所在的农场几千人冒雨在沂河塘里抢割麦穗头。麦地里雨水没过小腿肚子,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向前割,累的头昏眼花,不时有人跌倒在泥水中,如今想起来心里还打颤。

当下,农业基本实现了机械化,收麦都是收割机了,夏收不再像过去那么苦累了。但天大热,时间紧,天天眼睛一睁,忙到三更,一个麦收下来,被嗮脱一层皮,累掉二斤肉,还是难免的。

路边的林子里传来了布谷鸟“布谷布谷,磨刀割麦”鸣叫声,时近时远,远了又近。布谷声里,麦翻金狼,风送麦香。麦田里,收割机轰鸣,犹如军舰航行在金色的海洋;道路上,汽车、拖拉机喇叭声声,喜运新粮,可我脑海里却浮现出过去刀割肩挑的收麦景象。那是农耕史里不可遗漏的一章,我怎么能忘记呢?

 

(骈国华,市农垦系统退休职工)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