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父亲的自行车(文/曾业桃)

2019-06-17 16:29:55  来源: 浏览数:

 父亲的自行车

曾业桃

 

年前,有一次回老家,父亲说自行车丢了。“哎,真倒霉,到菜场买菜,一转头自行车没了。”“丢就丢了,再买一辆,又不值钱。”我对父亲说。父亲没有吭声,只是神情沮丧,仿佛儿时和我赶集走散的光景。

记忆里,父亲的自行车是在我五六岁时买的。那时,父亲在镇上供销社工作,母亲在乡下务农。父亲为了方便回家干农活,花费半年工资买了辆凤凰牌自行车。

有了自行车,我和弟弟就有了期盼。日之夕矣,我们坐在门槛上焦急地等待父亲。当我们听到隐隐的铃声,便赛跑似得穿过打谷场,跨过小桥,朝竹林边的小路冲去。我们之所以赛跑,只是为了能坐在前面的单杠上按铃铛。自然我比弟弟跑得快,等到我兴奋地把铃铛按得叮当直响,弟弟才气喘吁吁地赶到。父亲像先前抱我一样把弟弟抱上后座,乐呵呵地推着我们回家。

最快乐的等待在节日里,因为自行车上比往常多了糖果饼干之类好吃食品。铃声还没响,我和弟弟翘首以待。我们一边等待一边想像自行车满载而归的情形。等待的时光快乐而漫长。或许是单位加班的缘故,或许是我们心情焦急的缘故,父亲在节日里似乎总回来得晚些。太阳快要落山了,父亲尚未归来。“爸爸回不回来呀?”弟弟担心地问。“怎么不回来?你听,铃声。”铃声并没有响,我只是哄他而已。“好像有。”弟弟侧耳倾听,很快又失望了。记忆里,总在我们略略失望时,铃声乍起,于是我们又赛跑着上路,不过这时的我们不是争坐前面,而是争提食品。父亲取下食品,每人手里放一些。我们小心翼翼地往家提,生怕有半点闪失。

记忆里也有不快乐的时光。我和弟弟常常同时在晚上生病。忙碌一天的父亲准备休息时,我们开始发烧。为什么我们的病总在晚上发作?我很不明白。我只记得,父亲把我们一前一后放在车上,急匆匆往镇卫生院赶,要推六七里路才能到达。有时月光如水,静静地铺在父亲背上,显得那么温乖;有时满天星辰,每个亮晶晶的星星都在向我们眨眼,似乎责备我们又惹父亲劳神:有时夜黑似漆,父亲和自行车在黑暗中艰难摸索,而我们常常就在自行车上睡着了。

轮到我们上学,父亲的自行车便成了我、弟弟还有二哥的公交车。父亲让会木工手艺的二叔在车的后座上加了块结实的木板。我和二哥坐在后面,弟弟坐在前面。父亲骑得费劲,数九寒冬都累得满头大汗,若逢雨天更吃力,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来。但无论天气如何,父亲都坚持把我们按时送到学校,从未让我们迟到。

如今父亲已到古稀之年,我也接近知天命之年。对于人生,我的理解更为透彻,在我看来,父亲的黯然神伤,不是在乎买自行车的钱,在乎的只是逝去的艰难岁月,而我也因此,更多了一份对父爱的深深谢意和歉意。

 

 (作者:曾业桃,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