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与人生和解(文/刘冰)

2019-07-13 11:17:08  来源: 浏览数:

与人生和解

刘冰

156分钟的电影《午夜巴士》和近来看过的所有日本电影一样,舒缓而漫长。影片没有激烈的剧情冲突,讲述的仅仅是一个家庭重逢与前行的故事。影片叙事有着日本文化特有的哀而不伤的情调,虽然是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看下来也不觉得枯燥,反而有种淡淡的难以言说的情绪。

关于中年危机,大抵是上有老,下有小,以及人在各种情感中的煎熬。《午夜巴士》是一部关于家庭情感危机的电影,高宫利一与前妻加贺美雪离婚后,回到老家新泻做一名长途通宵巴士司机,每天夜里往返东京和新泻,并在东京有个认识了十年的女友古井志穗;加贺美雪则在东京重新组建了家庭,而且有了一个八岁的孩子。直到有一天,高宫利一遇见前妻,衣着光鲜却满脸疲惫,于是原本有了各自生活轨迹的人再度交集,一番挣扎后,所有人都放下心结,继续前行。

一次偶然的邂逅,牵扯出五个人的人生困境,婆媳的不和、夫妻的隔阂,老人的照顾,儿女的婚事……对于同样重视家庭和睦,同样关注中年危机的中国人来说,观影中很容易找到代入感。导演竹下昌男借助“父亲”这一概念,巧妙地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在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圈中,父亲是家庭的核心,父亲在家庭中地位的确立,就意味着家庭的确立。在每一个家庭中,父亲都是确保家庭正常运转的轴心,所有家庭问题的产生与解决,都与父亲的作用有莫大的关系。影片中借助加贺美雪的父亲说出“父亲就像电扇的铆销,把家里每个人都牢牢地固定在一起”这句话,才使得影片提出的问题有了探讨和解决的可能。美雪回到新泻,一方面是因为与现在的丈夫关系不和,另一方面是因为生病的父亲需要照顾。高宫利一和加贺美雪,以及他们共同养育的两个孩子礼二与彩菜,围绕如何照顾生病的美雪父亲,再次组成一个家庭。于是在这个临时组建起来的家庭中,每个人隐藏的情感矛盾都得以放大,历史与现实的问题都围绕“父亲”这个身份来解决。

利一与志穗交往十年却迟迟没走进婚姻殿堂;美雪的丈夫在别处另有新欢,只留下她一人独自承受生活的压力;礼二、彩菜与母亲的关系一直紧张。之所以产生这种状况,正是因为“父亲”这一身份没有得到确立。利一在东京是男人,在新泻是父亲,美雪的现任丈夫也是如此。他们的痛苦就在于他们都没有承担起“父亲”这一职责,在“男人”与“父亲”两种身份间游离。“父亲”地位的缺失,不仅导致自己的人生茫然,也导致夫妻关系的紧张,子女教育的缺憾。影片中,高宫利一驾驶的是白鸟客运公司的巴士,白鸟即天鹅,象征着对家庭的忠贞。美雪父亲说:“天鹅迁徙总是和家人一起,飞跃海洋,为什么人做不到”,以此来暗示一个稳定家庭的重要性。

但是“父亲”身份的确立,是需要“母亲”的成全。美雪十六年前因为无法处理好婆媳关系而离婚,使得儿子与女儿在心里一直无法释怀,儿子变得敏感细腻且异常懂事,他提醒父亲送巧克力给志穗作为赔礼、他体贴地将外公老宅的枇杷树做成筷子当纪念品。女儿因为从小缺少母爱而变得叛逆,沉迷于二次元世界,借扮演魔法神奇少女的形象以逃避心灵的创伤。直到一家人以照顾美雪父亲的名义来到佐渡岛旅行,“父亲”的核心地位重新确立,“母亲”重新归位,才将全家人的心结全部解开,每个人都学会与自己和解,与人生和解,每个人也重新找准人生方向,开始新的生活。

在影片中,“父亲”的回归让一个家庭重新获得力量,不过这有赖于“父亲”意识的自我觉醒,导演让高宫一家实现了和解,却留下了一个无法解决的困境,那就是美雪的现任丈夫。他在另外一个城市拥有了新的生活,美雪的“母亲”意识能否唤醒他作为父亲的责任,实现另外一个家庭的和解,则无法在影片中给出答案。

影片中,原田泰造和山本未来准确地把握住了中年人的那种无助、疲惫却又隐忍的精神状态,使得影片有种引而不发的张力,避免了琐碎叙事带来的沉闷。中年人的情感世界不再激情四射,再深的情感也只是波澜不惊,高宫利一看到疲惫的前妻,欲关心却不知如何关心的尴尬,他与古井志穗分手后,一个人在车上慢慢哭出来的镜头,都让人印象深刻。直到最后,每个人彼此温暖后,相互道别,各奔前程,观众的情绪也终于像高宫利一驾驶的那辆长途通宵巴士,驶过狭长幽暗的隧道,最终到达纯净的雪国。


(刘冰,目耕缘读书会理事、文学部部长)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