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满架秋风扁豆香(文/孙怀平)

2019-07-29 07:17:42  来源: 浏览数:

 满架秋风扁豆香

孙怀平

       秋天,扁豆花是菜地里最耐看的。

几番秋风秋雨,菜地里的瓠子、黄瓜、丝瓜,渐渐露出了疲态,叶黄花落,像到了中年的女人。这时的扁豆虽不是二八佳人,但却有着闺中少妇的风韵,饱满如水蜜桃。或白或紫的花,且落且开,像走进了春天。小小的花朵,一簇簇,一串串,是蝴蝶翩翩飞。引得诗人诗兴大发,宋代诗人杨万里,曾写了首《秋花》诗送给她:憔悴牵牛病雨些,凋零木槿怯风斜。道边篱落聊遮眼,白白红红扁豆花。

这首诗赞美了扁豆花不畏秋雨秋风的风采。不过,人扁豆可是“才貌双全”。不仅,花美,关键还有“才”——扁豆。花落,荚出。嘟嘟串串,挂在藤蔓上,荡秋千。扁豆的样子也很标致,像弯弯的月牙,碧绿的、紫红的月牙,所以有别名月亮菜。也有人叫它娥眉豆,这个说法深得我心,让人想起弯眉浅笑的女子,多么美好。据说,过去,乡下的小媳妇想要占卜肚里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晚上就到篱笆下摸瓜果,摸到南瓜的是男孩,摸到扁豆的是女孩。这种做法经不起推敲,但有乡野的趣味。

扁豆的吃法,记忆里最家常的是炒扁豆丝。菜地里的扁豆荚嫩得恰好,摘几捧回来,撕去边上的筋,洗净,斜切成细丝,红辣椒也切成丝,拍几瓣老蒜,起油锅,加蒜末煸香,放红辣椒丝翻炒,再加扁豆丝爆炒,出锅前加些盐。炒扁豆丝鲜辣可口,很是下饭。重要的是,急火爆炒,省时,忙碌的母亲最擅这道菜。

老一点的扁豆,可以加水红烧。红烧扁豆酱香浓郁,色泽油亮,咸鲜适口,绵软香滑,另有一番风味。而我更喜欢吃从豆荚中逃出来的豆粒,糯糯的、粉粉的。

好友说,少年时代家里穷,没什么鱼肉荤菜可食。每次吃煮扁豆,母亲总对她说今天吃“煮小鱼”。真是,扁豆也有几分像鱼的。她的话让我想起张晓风的文章《一句好话》,穷人家除夕夜,父亲问孩子“你们爱吃肥肉,还是瘦肉?”其实哪有什么肥肉瘦肉呢,他们的肥肉就是白白的萝卜,瘦肉就是红红的番薯。父亲的话多好,“难关要过,礼仪要守,钱却没有,但只要相恤相存,菜根也自有肥腴厚味!”现在,吃鱼很平常了,她却怀念那时吃“煮小鱼”的时光,因为,那时母亲还在!

扁豆结得太多,吃不完。母亲会把它们做成扁豆干。撕去扁豆两边的老筋,洗净,在开水里煮到八成熟,沥水,大太阳下晒干。要吃时,抓几把放在热水里泡软,如果跟五花肉同烧,或放些咸肉同煮,豆干的清香和肉味相濡以沫,吃一口,味蕾有羽化登仙之感,那滋味妙不可言。即使什么都不放,就是烧扁豆干,也比鲜扁豆荚好吃。其实,是放了东西的,是阳光,是风、是时间。

小区路边的空地上,不知谁点的扁豆,没有搭架子。扁豆们就自找门路:有的爬上了墙头,有的在树上安了家。最妙的是,抱着电线杆一路爬上去,又沿着电线匍匐前进。垂下串串紫花,丢下嘟嘟扁豆。走过,想摘下几捧,可惜,够不着。

(孙怀平,供职于于金湖县外国语学校。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