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放大一只昆虫(文/章铜胜)

2019-09-04 11:10:45  来源: 浏览数:

 333.jpg

放大一只昆虫

章铜胜

入秋,在清夜绵密的虫声里,我们才开始关注一只昆虫,这对一只昆虫来说,多少有些不太公平。我们一直忽略了它们,仿佛那些小小的昆虫是在秋天才来到我们身边的。
春天里,百花鲜妍,那些小小的昆虫在花丛中嘤嘤嗡嗡,而我们只会去赶一场又一场纷繁的花事,并不会太在意那些昆虫。夏天的蝉声太吵闹了,那些小小的昆虫被淹没在密如粥鼓的蝉声里,它们也许会躲在夏夜的某一个角落里鸣唱,我们并没有注意到它们。秋天的夜晚,我在长江边的绿道上散步时,听到了秋虫声声,我在想,那是一只怎样的小虫子呢?任凭我怎样努力,也还是想不出来,因为我的昆虫知识是极其有限的,很多的昆虫我并不认识,一些熟悉的昆虫,我也叫不上名字来,更谈不上对一只小小虫子的了解了。
回到家里,坐在书桌旁,当我打开一本书时,我听见阳台上有一只虫子在鸣叫,声音清晰,寂静的阳台上,甚至可以说是虫声清越。我听着虫声,我知道,此刻它正躲在阳台上的一盆花下,在月光里,唱着一只昆虫的小夜曲,它是在闲庭信步随口吟唱,还是在思念另一只虫子呢?我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听不出所以然来,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书上,读那些喜欢的文字。我又在想,那只虫子和它的声音,不也是我要读的内容吗,它在这个夜里,让我想起了它的伙伴们。
我有一位朋友酷爱植物,她的院子里种了花草,也种蔬菜,每天在院子里侍弄植物是她最开心的事。有一天,我在她拍的图片中发现,一株植物的幼茎上趴着一只红背黑点的瓢虫,我盯着看了许久,才发现那是一只假的瓢虫,是朋友放上去。她说,一株植物上没有一只小虫子爬在它的叶子或茎上,多单调啊,没有那些小虫子,植物也是孤单的。我听了,想笑,却没有笑出来。我想,我的朋友如果没有那一院子的植物相伴,也许也会觉得孤单吧。我喜欢上了那只放大了的假瓢虫,看着它,便不觉得孤单了。
一位喜欢摄影的朋友最近拍了许多小昆虫的照片,放在了朋友圈里,我下载收藏了那些照片,我不知道朋友拍的照片是否具有专业的水准,但我喜欢上了那些可爱的小昆虫们,没事时常打开来看看。小小的昆虫们是朋友照片中的主角,是被特写放大了的,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认真看过那些小小的昆虫们。
一只黑底带银灰色花纹的小甲壳虫,停在一朵黄色万寿菊的花蕊上,那朵万寿菊仿佛是它的金色宫殿,小甲壳虫也自带光芒,如身披银甲的将军般,两根不长的触须如舞动的雉尾,那只小甲壳虫大概也是调皮的。我被这样的画面逗乐了,它太像一个小孩子的游戏了,就像我们小时候,都希望自己能打扮得像银甲小将岳云那样,有一杆带红缨子的银枪,一件红色披风,即便没有白马,也一样可以在小伙伴们面前耀武扬威。
瓜蔓上有一只小瓢虫正在努力往上爬,翠绿的蔓上密被着茸茸的淡绿的毛,瓢虫的足黑而纤细,足尖的齿抓住植物的茎,支撑着它的身体往上爬。我在想,下一秒,它也许就会向上爬到接近那根卷须的位置吧。此时,仿佛自己就是那只小瓢虫一样,感受着植物汁液的清香,也感受到滴滴清露的甘甜,仿佛自己也会顺着一根植物的茎须往上爬,感觉那样的新鲜而有趣。
在朋友的照片中,那只天牛太大了,须翅清晰,眼睛如铃,我好像不认识天牛了,我甚至怀疑它还是不是我小时候逮过的天牛。那时,我用线在它的颈部绑好,抓住线的另一端,任它在我面前爬动,或是飞起来,我一扯线,它又会落在我的面前,爬动,飞起。年幼时,我们就这样玩弄着一只天牛。再看到那只放大了的天牛时,心里竟有了一丝内疚,仿佛它也会瞪着眼睛看我,要看透我童年时的恶作剧般。

想起曾经给女儿买过法布尔《昆虫记》的插图版,那是女儿小时候喜欢的书之一。她大概也喜欢插图中那一只只放大了的昆虫吧,它们是女儿的好朋友,也应该是我们的好朋友。一只昆虫放大了,你才会与之对视。

 

(章铜胜,目耕缘读书会书友)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