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等风来(文/章铜胜)

2019-09-04 11:19:08  来源: 浏览数:

 777.jpg

等风来

 

章铜胜


看见窗外的树叶动了动,我以为会有风来,再看时,挂在枝梢上的树叶依然静止,呆呆地一动不动。是不是我在秋天等一场风时,等得有些心焦,失去了耐心,眼睛看花了。刚才,也只是自己感觉到窗外的树叶好像动了一下,再定睛看时,发现树叶并没有动过的迹象。我等的那阵风还不知在哪里呢?也许正在路上,也许还在更远的地方,它会不会赶来,也还说不定。

进入秋天,我一直在等一阵风,等一阵秋风。一阵秋风一阵凉,北方人将这句话说成是“一阵(层)秋风一阵(层)凉”,我喜欢北方人的讲法,将阵读成层字,仿佛秋风便能将凉意带来,一层一层地铺在大地之上一样,那样铺上的层层凉意就不浮夸,而是实实在在的了。等风来,其实是在等待一个凉爽的秋天。

 

立秋以后,清晨再去公园里的湖边跑步时,感觉到太阳出来得更迟一些了。此时的天光还不太明亮,湖边雾气蒙蒙,白雾远远地,在湖堤与对面的楼群之间,在湖边小山的绿树上徘徊,气氛有些沉滞。湖面上无风,湖上的雾便少了几分飘逸的灵气。湖堤上的人还不算多,进入公园的大门,我便开始跑动起来,步速不快,但一跑动起来,感觉迎面便有了微微的风,我保持着跑动的速度,仿佛便在一阵风里跑动一样,心情竟好了起来。当我停止跑动,往回走的时候,风停了,身上的汗多了起来,我喜欢从风中跑出来的那种汗水涔涔的感觉,汗水在风中往下流,你稍一停下脚步,风便吹干了身上的汗珠,感觉分外的舒爽惬意。

888.jpg

入秋后,早晚的气温明显地降了一些,出门时也感觉凉爽了许多。有时候,早晨起来,我甚至会怀疑昨天夜里是不是有一阵风吹过。而我在路上,并没有发现一阵风来过后所留下的痕迹,地上的落叶并不比往常多一些,树还在傻傻地绿着,行人的衣着也没有多大的改变。看来我的怀疑是找不到什么依据了,可我仍希望昨天夜里有一阵风悄悄地来过。

在秋天,等风来,与其说是一种情绪,倒不如说是一个情结。情绪会感染别人,而与我一样喜欢在秋天等风来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表现出他们等风来的心情,当然我也没有影响到他们,只是淤积在心里的情节总是难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愿意在秋天里,耐心地等风来。我知道,那阵期盼中的秋风一定会来,在某一个清晨,或是傍晚。

秋风起,秋天便有了一份让人欢喜的喜气。水边,蒹葭苍苍,有风,那一抹风景便是灵动的。风中的苍苍蒹葭,在我们的眼前摇曳成一道飘逸茫然的风景,仿佛穿越千年从未改变过。我努力站在水边的风中,望着苍白的芦花,如望向远远的过往,在想,水边的那一阵风究竟吹了多久呢?

秋风中,我看见一痕瘦水中的雁影散了、乱了,我抬头,看见雁阵带着秋风,在我的天空已经飞远。我多么希望在黄昏,或是入夜的时候,那些雁阵能在我的家乡停留一夜,停在村外的小树木里,或是停在我上学时天天路过的那片矮松林里,也许明天的清晨,我起个早,还能目送它们远行。而雁阵,如秋风,只是这个季节的过客。

可是在这个季节里,我依然在等风来。傍晚,起风了,从楼上往下看,树叶在风中摇摆。在风中,我想起老家村庄外围的一圈土墙,土墙上的木槿、楝树,挂在木槿和楝树上的扁豆,那些在风中轻舞的紫色的扁豆花和月牙一样的扁豆,一串串的扁豆和扁豆花。

初秋,还没有从燥热的暑气中脱身出来,我在耐心地等风来,等挂在扁豆花上的满架秋风,那是来自故乡的一阵凉风,凉风起,故乡秋。

 

   (章铜胜,目耕缘读书会书友)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