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秋风吹过乌桕(文/程福康)

2019-11-14 16:41:04  来源: 浏览数:

 秋风吹过乌桕

程福康

秋风.jpg

在遍种杨树的苏北农村,乌桕是不多见的。这种多生长在长江流域、性喜温湿的乔木,本就不以成片成林来渲染气势,而是在水岸山边疏散自放,有孤芳自赏的风姿。这一次在刘老庄,一个苏北的小村镇,蓦然看到一株乌桕,孤标傲世般立于秋空之下,更感觉到一木独秀的艳绝,着实惊讶了一回。
霜降已过,杨树望秋先陨,槐与楝树叶萧疏,原野的色彩丰富起来。秋风吹过,看到哪都是层次分明的风景。站在刘老庄中学操场上,环视周围,路边有尚未成材的梧桐,不远处有新植的松柏,再远处还有未收割的水稻。前前后后来到刘老庄十余次了,一切的变化都尽收眼底,如同熟悉家乡的一草一木。但这株乌桕似乎一夜之间才冒出来似的,它站在中学西围墙边上,在秋风中微微摆动,如同陌生人前来敲门。原本不识此为何树?校长说,这就是乌桕,已有数十年历史了。乌桕,曾经在书本上读到的树木,竟然一下子就在眼前,端的如梦如幻。
也许我在春夏季节来这儿,它还没有展露绝世容颜。到了秋天,它确实与众不同起来。时已深秋,它并未红透,却已如火如荼,宛如西边烧起一团晚霞。它的叶子不像梧桐或泡桐那般阔大疏落,到了深秋就明显苍老;亦不像槐树那般细碎紧密,经过秋风便摇落飘零。它那高挑伸展的树冠明显还有丰沛的水质,浓郁如同初生,渐浓的一抹红色并非苍颜,而是微醉后的酡颜。苏轼说“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哪知是酒红”,他那时候确也白发萧散了。但这乌桕朱颜正浓,甚至可以说,进入深秋的乌桕如同渐有风韵的美女,一方红丝巾恰衬出其高雅的风姿。如果经过一夜秋霜,它色泽润妍胜过枫树,如同新娘的凤冠霞帔,望之令人欢喜。

 

涉过荒草小径,走到树下仰望,想这棵树为什么会生在这里。民间传说,乌桕的籽需乌鸦吞食并排出后方能入土发芽,其成长更需要足够的阳光雨露。如此辛苦的成长历程,在苏北平原这个并非最佳的生成环境里,这棵树终成今天数米之高,当积累了数十年的天时地利人和,其间有多少偶然与必然?这么多年来,它从弱不禁风的模样渐渐成长,俨然成为这所学校的一道风景,更成为一个标志。校长说,一个毕业多年、在外漂泊多年的校友返校来,一进校门便寻找这棵树,在树下徘徊良久。

秋风2.jpg

在这棵树下,一定曾有朗朗读书声,曾有年少时的梦。乌桕入诗,《西洲曲》婉转流利,“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成为梦里江南的一幅剪影。《圆圆曲》千回百转,“乌桕红经十度霜”饱含了江山美人、沧海桑田般浩叹。诗书里的乌桕,美则美矣,却像是宋词里的婉约派,轻柔得如同一声叹息。正因如此,苏北平原这棵乌桕,它没有了江南的背景,却显得更为生机勃勃,它不同于其它秋树的特质也更让人印象深刻。
校长说,有人欲以替学校投资建成两所电化教室为代价移走此树,被其拒绝了。听后颇为欣慰。既要百年树人,也应百年树木。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的学校,甚至一个乡村或一个城市,都需要这样的百年乔木的。那正是校魂与乡魂之所依。

 

(程福康 ,目耕缘读书会理事、监督委员会主任。)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