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清寂之地(文/梁俊清)

2020-01-22 10:42:01  来源: 浏览数:

 清寂之地

11.jpg

初冬的午后,我在古淮河生态园里,一直向东南方向行走。日光高远,清冷而略带暖意。那光昏黄而白,层层叠叠地洒下来,在河道的水面上漾起潋滟的波光,有着钻石般的璀璨。水声低回,将一路远行的故事娓娓道来,我愿意这样沉默地倾听,仿佛一切皆可被想象。

走到树林里,无边落木萧萧而下,有叶子落在肩膀上,伸手轻轻拂去。鸟阵铺天盖地地从头顶飞过,窜进色彩斑驳的树林。抬头望,只见树梢间那一片天空是那样蓝,蓝得深邃,空旷,蓝得像一个梦,了无痕迹,那是梦醒之后刹那空虚而略有回味的静谧。

穿过古淮河老街的牌楼,远远看到路对面篮球场边的清江浦图书馆。

身后,那片树木依旧在风中低语,仿佛我从未来过。我想,那沿途所见草木之美丽,皆是大自然的恩赐。就像自己一生中的春天,大抵亦早已过去了,偶尔被骤然想起,或可被追忆。

万物有荣枯,昨日已消逝,但,世上终究仍有我们所深情眷恋,热爱向往之物。比如书籍,还有它特有的芬芳。

于是,快步横穿大同路奔向图书馆。

止语。

抵达,一切都静下来。

每个周末的下午都会来这里,在书香里享一段静谧而悠然的时光。

这次来,发现书又多了一些,满满当当地填满原来空下的书架,有着充实的美感。一直以来,当我身置此间,便生出一种深深的绝望,或是一种隐秘的紧迫感。这么多书,时光短暂,怕是有生之年怎么也读不完了。

阳光依然温热,打在几扇窗上,一派祥和。窗边的橙色布艺沙发上,零散着坐着年纪各异阅读的人。书架旁一溜桌椅上,是一些男女学生,或埋头苦读或手里擎着笔,唰唰地写着什么。他们脸上是最鲜艳浓烈的青春,而这青春,在此时竟然有着类似的安祥,没有忧伤、彷徨,或飞扬的躁动。他们偶有交谈,但都附耳低语,惟恐惊扰了他人。在这清寂之地,你会发现爱阅读的人,似有一种共性,一种因书而生的静气。

有父母带孩子进门,童声响亮,母亲忙忙做出嘘状,用手指指馆内禁止喧哗的标识,指指读书的人们,对略受打扰的人报以歉意的微笑。

曾经,见太阳西斜,总是有一些“向晚意不适”的惆怅,感到丝丝缕缕沉入黑夜的寥落。但不知从何时起,到了这样的时候,尤其在这极安静、墨香沉醉的地方,却多了些从容,平日匆忙的脚步慢下来,沿着书架缓缓而行,挑选自己想读的书。偶与人于书架间相遇,互相小心的避让,然后各自再慢慢走开。

用一家人的身份证办了五张借书证,一张可出借四本书。每次和先生、孩子事先约定好各借几本,然后分头散去,各挑各书,最后汇合在一起。偶尔有无法舍弃的,便互相商量调整,这是长久以来的默契。结束漫长的筛选,挑选好二十本书,办好手续,看看还有些时间,便随意从书架上抽取一本,一起窝在窗前的沙发上漫无目的地浏览翻阅,一不小心,就读下去半本书。

夕光渐落,天色越来越黯淡,光影在书架间,书页间或明或暗。看着看着,忽生困意,闭上双眼,小睡。无比的安稳和妥帖。这也是无碍的。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慢慢醒转,恍如隔世。深有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之感。当身体与意识恢复知觉,头脑清明,那一刻有淡淡的幸福慵懒。多么好,与书一起入眠,醒来书就在身边手边,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时间也停止了。逐想起聂鲁达的诗:

“暮色中如常发生的,书本掉落了下来,我的披肩像受伤的小狗,蜷躺在脚边。

总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你总是借黄昏隐没”。

在这里,以书为伴,安静地独享日落金光真是一件人生的美事。看初冬阳光落尽,寒气渐生,那是少有的让人觉得衰落比生长更美的时刻。

而我,也比任何时候都能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感觉到自己和自己在一起,没有被繁杂诸事分离消耗,掠夺于无形。这是脚踩大地的踏实感觉。

日光渐与暮色相融,一日的时光到了白昼与黑夜交界。那是明与暗的模糊地带,白日的喧嚣渐渐归于无声。一天的尘埃纷纷落定,又仿佛在结尾处还藏着无限可能。

黄昏带着缕缕心事渐渐步入夜幕,我们也在深秋舒缓地沉入了冬天。

“我们爱过又忘记,像青草生长,钻过我们的指缝”。

时光流转,不觉已到闭馆时间。一起拎着书心满意足准备回家。

天色将晚,晚风并不那么凛冽,一颗心舒展开,许多忧愁不觉间也随风隐没,了无挂碍。

慢慢走在路上,顺路到菜场挑选晚饭的食材,看到一扇窗里,有人在厨房用心地为自己熬一锅汤,夕阳光影渐渐斑驳,慢慢消逝,一天温柔地落幕。

 

梁俊清,目耕缘读书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