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腊月的好日子(文/骈国华 )

2020-02-03 11:33:29  来源: 浏览数:

          刚踏进腊月的门栏,乡村里就出现了一派忙年的景象,张家忙着机米,李家忙着机面,赵家忙着腌腊肉,王家忙着起鱼塘······人们的心里仿佛有一把火,融冰化雪,把腊月的日子烧得红红火火。

腊月初八是腊八节。据说这一天喝碗腊八粥,大人小孩就不会生冻疮。腊八节这天,家家户户都会熬锅腊八粥,村庄的空气里不时飘来一阵阵的粥香。喝完香喷喷的腊八粥,小孩子们掰着指头数日子,聚到一起,话题总是“快过年了!” 每张脸上都写着兴奋。

111.jpg

 

腊月廿是扫尘的日子。 扫尘,实际上就是年底前的大扫除。但由于扫尘是由古人驱除病疫的一种宗教仪式演变而来,所以,它又有一层隐意,即不仅是把灰尘从房梁、墙壁、家具等物件上扫掉,还意味着要把那些譬如晦气、霉运等一并彻底扫除掉。这虽然带有迷信色彩,但寄托了劳动人民辟邪除灾,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

222.jpg
 
扫尘之后,无论多困难的人家,都会买上几张新年画,欢欢喜喜地贴上墙,让屋子蓬荜生辉。谁家年画贴得多,主人就觉得很有面子。我清楚地记得,我祖父在把“福禄寿”、“五谷丰登”等新年画往堂屋家堂上贴的时候是那么认真,那么讲究。他让我和奶奶站在门外看,画要贴的一样高,不能有一点歪斜。那时我还小,不懂得年画里有他的精神向往和寄托。
腊月二十三是祭灶,又称“小年”。城乡都有“官三民四”的说法。我家祭灶的日子是二十四。天傍黑,奶奶就开始烙祭灶饼,爷爷在灶台后烧火,灶膛里的火光像我一样激动,蹦蹦跳跳的,把爷爷奶奶的脸映照得红红的。祭灶时,爷爷在灶台上摆好香烛、灶糖、灶饼,边烧纸钱,边祈祷灶老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我并不关心灶老爷怎么上天,能不能为我们说好话,我关心的是好吃的灶饼、灶糖能早点到嘴。祭完灶,爷爷几乎把灶糖都给了我,我乐得心花怒放,眉开眼笑。虽嘴馋,但却舍不得吃,只是捏一小片在放嘴里,让糖水慢慢顺着喉管流进肚里,那种甜蜜的感觉没法形容。
过了祭灶,许多人家都杀年猪了,那是件最令小孩子兴奋的事,不管哪家杀年猪,都会围满看热闹的孩子,他们目睹杀猪、烫猪、对猪开膛破肚,一点儿也不害怕。主人家的孩子热切地等着杀猪屠把猪尿泡吹足气,给他当球踢。
                                                         333.jpg
腊月二十七八,家庭主妇们都忙着蒸馒头、蒸年糕,炒花生、炒玉米花、炒瓜子了,忙得不亦乐乎。男人们则忙着赶最后一趟年集。年集上,大红的春联、灯笼、年画,鞭炮、香烛、干果、玩具、各种糖果、葵花籽等琳琅满目,都是过年的必备品,多少都要买一点。也有不少的大人带着孩子特地到集镇上去剃头洗澡,“有钱没钱,剃头洗澡过年”,这既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快乐和幸福。
乡村的腊月,家家忙年。腊鱼、腊肉、腊肠、风鸡挂满房檐,香腊味在空气里弥漫飘散,如同陈年老酒般醉人。好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人们迎来了红红火火的新年。
    (骈国华,目耕缘读书会会员)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