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看见嵇康(文/张瑾)

2020-03-16 14:55:15  来源: 浏览数:

 看 见 嵇 康

张 瑾

      阳光被揉碎,洒在阶前,又转瞬被细细的雨丝打湿。天空中素云欲展,我向四极眺望,终于在光线翩跹的地平线尽头看见了你。

      你逆光而坐,着青衣,阳光照射在你身上,勾勒出一层淡淡的金边,宛如谪仙般不真实。雨水弹拨着竹叶,滴落在浅溪中发出“叮咚”的音响,你抚响了膝头的五弦琴,《广陵散》自你指间缓缓流淌,在天宇间回响,经久不息。我就在刹那间领悟到了山巨源对你的评价“岩岩若孤松之独立。”

      在那个名士如云的时代,《晋书》有云:“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世说新语》有载:“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肃肃如松下风,高而保引。’”史家笔墨纵然太过拘谨严肃,亦掩遮不住你的风华绝代。

      你看,众人眼中的你,形象这样美好,人格这样无暇,仿佛来自另一个美好的世界。可是又有多少人能了解你生命中的挣扎与悲痛?你先因志趣不同而与好友山涛断交,后因人生选择不同而与母、兄决裂。也许这世间最悲苦的离别不是难分难舍却留也留不住,因为毕竟还有再聚首的可能。最悲苦的离别之一,是精神上,从此成为路人……

      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你像一株独活,遗世独立,将老子和庄周的哲学付诸实践。你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审贵贱而近物情”,不理会那些冠冕堂皇的圣贤教条礼法;官至散大夫仍弃官隐世;厌恶官场仕途而回归自然;为躲避大将军司马昭礼聘你为幕府属官而跑到河东郡躲藏……在魏晋名士中,你的风骨足以令所有人汗颜。然而,“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小人进谗言道:“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轻时傲世,不为所用,无异于今,有败于俗。”短短二十六字,道尽了世道的黑暗。你终究还是为自己的风骨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乎只是民!纵有三千太学生联名上书又怎可奈何?

      你在刑场上,向行刑官要来了琴,最后一次弹完《广陵散》后叹道:“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否。《广陵散》于今绝矣!”遂引颈就戮。所谓“风华绝代”,只道是,那些美好,从前没有,以后也没有,当时一见,从此再无重现的可能。历史会记住绝代的风华,却不免留下长久的叹息。那一年,你才三十九岁。

      浮生一梦,梦醒后,种种虚妄皆归于尘与土。我又看见了你,你在流云漫天的竹林里,逆光而坐,着青衣,抚素琴。指间轻动,琴音自指尖缓缓流淌,袅袅琴音和着漫天云光,伴着雨点在空气里徜徉。竹影扫阶有声,惟不见尘动。依旧是那温润如玉,风华绝代的模样。

      (张瑾,现就读于开明中学初二九班)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