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目耕缘读书网 · 原创作品

年少轻狂的往事(王维明/文)

2014-10-17 14:35:47  来源: 浏览数:

  年少轻狂的往事

  王维明/文

  儿时的记忆中,苏北的农村是贫穷、封闭的。上小学时除了与小伙伴们一起游乐打闹,几乎没有其他的活动,没有电,更不用说电视、电脑了,只是偶然有电影可看。父亲写得一手好字,春节的时候,以及乡邻家里遇事时,常有人来家里请父亲给他们对联等,所以父亲在乡邻们心中很受尊重。这在我儿时的心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认为能把字写好很重要。于是,我在上学之余,便开始练字。有爱好总是好的,父亲给我买了一本柳体字贴,让我对着临摹,有空闲时也会指导我一下。经过几年的练习,我的字也有了些模样,得到了老师、同学、乡邻们的夸赞,虚荣心便也随之膨胀,认为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家里的墙上经常被贴上我写的字,我自己的房间里更是如此,能够得着的地方都贴满了字。有人到家里来时,我总是要炫耀一番,带人参观。父亲批评过我几次,收效甚微,便也没有再多说。遇到有人请父亲写字时,我也会主动凑上去,一是看父亲写字,二是很想一展身手。可父亲只会在春节时让我给自家写几联,其他光景是不会让我去献丑的。知子莫若父,诚然!

  上初中时,因为电视剧《霍元甲》和电影《少林寺》的强大影响,社会上开始出现武术热。正是激情似火的年纪,我与小伙伴们立即迷上了这项运动。只要有关于武术的电影,不管是在乡村还是在县城放映,一定要争取第一时间去看。有关武术的杂志、书籍也买了不少,一有时间就与小伙伴们相互练习、切磋武功,近乎狂热,甚至影响到了正常学习,受到老师批评。初二时的暑假,父亲在徐州学习时结识的一个朋友到家里来看望父亲,他比我父亲年长几岁,按照农村习俗,我应该称呼他三大爷。据父亲介绍,三大爷年轻时曾拜过少林名师习武,在当地是有名的拳师。我一下子对三大爷热情有加,纠缠着请他教我几招。他也很高兴,先给我演练了一套少林红拳,确实不凡,那劲道、气势、速度、连贯性,较电影电视上展现的要厉害许多,看得我眼花缭乱。等他气定神闲地收住招式,我对他的热情已经达到崇拜了。三大爷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由于时间较短,我只学习了少林红拳的入门套路,一套小红拳,他回徐州时,我已基本练熟。再回到小伙伴们当中,潇洒地演练一套完整的拳术,小伙伴们直接被惊呆了,纷纷请求指点。那时的我,自觉与影视剧里的大侠没有什么区别,很是受用了一段时间。后来本想去徐州再向三大爷多学点拳术,无奈学业太紧,只好放弃。

  父亲是60年代初的初中毕业生,在那个时候的苏北农村算是知识分子了。家里有一些书籍,其中包含了四大名著。我从小学便开始读这些书,当然是读不懂,只是会用其中的一两个小故事装点一下自己的门面。上了初中,遇到了一些喜欢文学的小伙伴,因为要增加谈资,所以又对这些书进行了较深层次的阅读,同时开始购买唐诗宋词进行背诵。那个时候,每周都作有作文课,小伙伴们又开始在这方面较劲,比赛作文,看谁的作文能在作文课上被老师讲评。开始时写不好,虽然老师也讲授一些写作方法,可总觉不得其门而入。父亲当时是乡村的小干部,经常要写些文章。他看了我的几篇作文,明白了不足所在,就文章的立意、扣题、谋篇布局等给了我几次有针对性的指点,我的作文水平有了明显的进步。自初二开始,我的作文经常在作文课上被老师作为范文讲评。当然也就开始了自命不凡,做起了文学梦,也开始了更广泛地阅读。86年上高一时,刚开学就遇上了中国第一个教师节。为了庆祝这个节日,学校开展了教师节征文活动。我的一篇散文《教师的心愿》获奖。学校委派书法好的老师用毛笔抄写获奖征文,张贴在墙报栏内。也许是切题的缘故,我的文章被排在了第一位。这使我在学校有了些名气,很顺利地当选校团委宣传部长、校学生会学习部长。我豪情万丈地与一班文学青年组建了文学社,创办了社刊,举办各种竞赛活动。在那相对枯燥高中阶段,我们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也增添了许多欢乐。那时的高考录取率很低,尤其是农村中学。那一班文学青年们都还不错,不少进入了师范学校学中文。现在有些人已经是大学中文系的博导、硕导了。有的进入地方党委宣传部门,文章小有名气。也有象我一样,按父母的意愿考取了财经学校,开始了会计职业生涯的。

  而今已步入中年,每当兴之所至,泼墨挥毫的时候,晨起锻炼舒展拳脚的时候,写些文字抒发感慨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记起那些年少轻狂的往事。谁说往事如烟呢,应该是融进了骨子里,沉淀到了灵魂深处。

Copyright © 2014 www.mugengy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目耕缘读书网 版权所有

QQ群:96288131 邮箱:mugengyuandushuhui@163.com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80号